【任他走,再多的感情也感动不了不爱你的人;
任我走,再多的挂碍也留不住我的脚步】


31/5/2017

我们居然忘了关窗口。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浑浑噩噩地发现窗帘布没拉上,甚至连窗口都是大剌剌地开着的。头脑回转至前一晚 —— 我们到底是怎么入睡的?我们躺在床上,窝在温暖的被里,我翻着行前随手塞在包包里的,松浦弥太郎著(黄碧君译)的《自在的旅行》;而他应该是在查看其他的旅游宣传单吧(哈,曾先生还是很不服气没找到好的餐厅)。房间里的灯光柔弱,只剩下两盏阅读灯亮着。后来,应该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去了吧。倒是我的书还是很整齐地放在枕头边,好像我昨晚根本不曾翻过这本书。那是梦吗?

曾先生睡得好香甜,完全没有意识到窗口是开着的。

此刻,梦醒了。阳光肆意地洒入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单薄的窗帘随着徐徐的凉风微微飘起,望向窗外不远处的山壁上,一棵棵直耸的柏树仿佛正刺穿了环绕在山腰间的薄雾,于是,一束束的阳光射在松树上,鲜明了那片绿意。我光着脚丫,蹑着手脚地走向那扇窗。窗外的这片景色让我想起了圣托里尼的海景套房。清晨的时候,打开门窗,面对的是一望无际的爱琴海,平静、湛蓝;而现在我眼前的,是壮阔魁梧的阿尔卑斯山,一样平静,却是绿油油的。环山围绕,我们仿佛是被大自然拥入怀里的小孩儿,此刻能过上一会儿的无忧生活,不必在乎外面世界的险恶,不必理会别人的眼光与想法,专心地做最真实的自己。而这样的真实,让人感觉平实、安全。大地已经醒过来了。

酒店提供的早餐很简单,但是对着那样的景色吃早餐,谁又忍心嫌弃?

天气晴朗精神好

Grund 车站的停车场很空旷,旁边有一条溪。湍急的水流如狂奔的野马群,在礁石间急速地迂回,发出声震峡谷的呐喊,激荡出呈白色的翻滚泡沫。时候那么早,停放在那里的车子还不到五辆。背上装有简单午餐的背囊,我们发誓这一天一定要征服从 Mannlichen 至 Kleine Scheidegg 的登山步道。雄心万丈啊!售票柜台的小姐在我们还没来得及说明目的地之前,就已经一副正经八百的模样说:「Just for your information, the hiking trail from this station to this one has been closed due to snow.」她拿着笔认真地在地图上圈了两个地点:那不就是 Mannlichen 和 Kleine Scheidegg 吗?关。闭。了?「However, you can still hike from here to here.」小姐无视我们的惊讶,继续在地图上圈了好几条路线,建议我们试一试。

「你觉得如何?」
「既然都来到了,今天本来就打算徒步登山的,走哪里也不怎么重要吧?」其实,最重要的是他跟我一起走。
他向柜台小姐买了两张登山缆车的票,牵着我的手,仿佛「一切都会好起来」地走到缆车月台。缆车是贡多拉式的,小巧可爱,我想里面顶多就只能容纳四位乘客吧!缆车缓缓地上升,底下的草原间有稀疏的牛群,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时而低下头啃吃一两口草,时而望向对岸的山峦,神态自若。远处的山峰上披上了一点薄雾,天却晴朗地叫人心旷神怡。

随着缆车登上越来越高的海拔,树木也越来越稀疏,那是截然不同的地势地貌,隐约感觉目的地将至。

「我们不会是要这样走下来吧?」我从缆车上看着步行在小径的人儿,在浩瀚的绿意里,人儿竟是那么的渺小。重点是:小径两旁的景色好荒芜!
「我觉得应该是我们待会会经过的路。」曾先生的这一句,我好不想听下去。那么荒芜是有什么好看呢?

(编按:好纠结 —— 摇头呐喊:不!)

【待续】

 

 

你可能會喜歡

1 Comment

  1. […] Mannlichen-Holenstein(健行步道):早上到 Grindelwald Grund 去搭車前往 Mannlichen,被告知原本要走的路線(Mannlichen — Kleine Scheidegg)居然因為厚雪覆蓋而關閉了。遺憾!結果,換了步道,也很不錯。從 Mannlichen 走到 Holenstein 大概花了我們兩個多小時,全以為我們一直停下來拍照(超三八對不對)› 健行遊記|上篇|下篇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