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走可以比较快,但有伴一起走可以更远。】

 


步出 Männlichen 缆车站的那一刻,我有种失落感。眼前的这一片荒芜,实在跟我想象中的高山壮壁,花开遍野的幻想,有着巨大的出入。幻想瞬间掉入现实才惊觉那一抹幻想是肤浅的、是不必要的。每段旅程都有漂亮的那一道景色。「没有想象中冷啊!」曾先生解开他的外套,然后往背包里塞。奇怪了,我们站在海拔 2200 公尺以上的地方,感觉好陌生。甚至有一刻,我是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会站在那里。那种荒凉的感觉,就像那一年在台湾金瓜石,我站在披满干枯茅草的山坡上往前方望去 —— 阴阳海上飘着一层朦胧的雾气,好像面纱遮蔽了海的一方;山坡上微风拂面,茅草弯下身子贴近那几乎龟裂的土地。那一刻,我好想回家;这一刻,我好想回家,窝在那沙发上,一手捧着自己喜爱的书,一手卷着曾先生的短发。

Männlichen 缆车站附近,荒芜地几乎什么都没有 —— 就一间孤独的饭店、一片小草地上装置着一些孩童的遊樂设施、一个观景台 —— 这片空旷的高地静静地、毫不华丽地被阿尔卑斯群山包围着,宛如文静的孩子被崴嵬绝巘守护着,任由游客在其身上寻找那一丝的深邃与安慰。

当我们走到观景台上的那一瞬间,心中的矛盾与无助感,终于得到抚慰。观景台标高 2225 公尺,在峭壁之缘展延着,我们站在这里俯看山谷间村庄的辽阔全景;也远眺环绕着 Männlichen 的壮丽山岭。从较低海拔的绿意到高海拔的飘舞山岚,每一方的视野都抚慰了方才那使人焦虑不安的疑惑。无论走了多远的路,有他的地方就有家。

 


 

Kleine Scheidegg 删掉了 —— 暂时关闭!

冰雪覆盖的关系,通往 Kleine Scheidegg 的健行步道关闭了。虽然是遗憾(编按:而后我们发现这个季节很尴尬,好多步道都还没有开放,而有些公交铁路也随着关闭维修,无法通行),但是旅途中往往就是会发生这种叫人措手不及的状况!好在 Grindelwald Grund 的柜台小姐还是很慷慨地介绍了好几条比较冷门的步道,并说:「It’s the same mountain, after all.」我们听了那番话,有种迟来的恍然。那干嘛之前的自己要那么执着?我表示自己也不理解自己了。

由近而远 —— 我是完全看不见步道的终点啊!

曾先生用登山杖指了指下方:「那里就是 Holenstein 车站啦,我们的健行终点。」
我看得好吃力,依然没看得出个所以然:「我怎么就看不到车站?」
「傻瓜,要是那么近能让你看得到,那么这次的健行就太没有意思了!」

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人会从这里经过啊!*就除了照片里的曾先生*

 

一片荒凉

所谓冷门的路线,当然就是没有什么人会走在这条步道上。我们呆站在指示牌前,研究了好久也搞不清楚那到底是不是步道的开端。一整片荒凉啊!放眼望去,步道上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几片孤独的积雪以及山坡上呈浅棕色的荒野。才走了没几步,察觉有点不对劲:怎么真的一个人也没有呢?刚才缆车站外面不是有人的吗?人到底都去了哪儿呢?未几,一辆车子从山腰间沿着蜿蜒狭窄的山路开了上来,引擎的咆哮划破了那沉寂的野外,这样的嘈杂声反倒让人觉得安慰。曾先生站到步道中央,双手在空中交叉摇摆着,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驾驶座位的车窗摇了下来,里面坐着一位看上去很时髦的中年妇女,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满脸笑容地问道:「Good morning! Is there anything?」我们被她的灿烂的笑容感染了,连忙问她这条步道是否通往 Holenstein? 她依然是那笑容,频频点头称是。

我们把远处的那一面湖当成是中途的转站,但是后来湖去了哪里,我们都不知道了。

我们的心头大石放下了。好吧,只要沿着这条看似无尽头的路就可以走到 Holenstein,就放下心中的疑虑,好好享受这一天吧!前半段的健行,是真的很孤独。不知怎么的,那种荒凉的感觉真的很刺心。我们好像是被遗弃了的孩子,走在步道上,有种叫天不应呼地不灵的感觉。这什么时候会结束?这不是考验体力的健行;这更像是考验耐性。

Mannlichen缆车站变得好小。我们已经走了那么多的路。

我们每走了一小段路,就会回首望看 Männlichen 缆车站,看着它在我们的视线中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 虽然整个过程仿佛好慢,但是每次的回首,都有一小步的成就感。而那一刻的成就感唯我俩独享 —— 步道上除了我们俩,还是我俩,没有其他的人也再也没有看到任何车子的经过。我们仿佛拥有了整座山。随着海拔越来越低,步道的两旁开始出现一撮一撮的绿草。地平线那一段的山峰,若隐若现的艾格峰 (Eiger)、僧侣峰 (Mönch) 以及少女峰 (Jungfrau) 正被婆娑的轻雾环绕着,特别诗意。

这或许是人生中其中一段最耐人寻味的路程了吧?从最初的不确定与不安,到后来我们开始学懂如何享受只有两个人的荒凉小世界,再后来便是默默期许这样的步道是永无止境的。我们开始看到许多长在石缝间的野花,坚韧地抵抗着山中偶然刮起的强风;草株更是开满遍地,不再孤苦伶仃地奋斗着;山溪潺潺流水,冰雪融化而成的溪水,滋养了眼前的万物,也满足了更前方的牛群。一间间的小牛舍建在绿色山坡上,那是牛只们的归宿。牛儿也有家。放眼望去,方才环绕三峰的薄雾经已散去,看见山巅的积雪,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雪白,散发着刚毅而柔美的气势。

 

好梦幻是不是

一路上,我们就只遇到了一对中年夫妇。语言上的隔阂,我们只来得及说:「Hello!」便看着夫妻俩踏着愉悦快速的脚步走下山去,渐行渐远,最终他们也消失在我们视野里。

 

健行的最后一段路,比较难行。石子步道崎岖不平,偶尔还有小石子滑落。对于走了两个多小时的脚脚,着实有点考验。曾先生和我牵着手,慢慢走向已经在不远处的 Holenstein 缆车中转站。虽然吃力,但是我特别珍惜这样的扶持 —— 人生未必是平顺的康庄大道,它也有起有落,有高有低,有让人焦虑不安的,也有让人瞬间幸福的 ——

 

快要到终点了!曾先生回过头给我打气!

 

而遇见了可以跟自己相互扶持,慢慢走向目标的人,就算有多少荆棘也终究能排除万难,拥抱住彼此最美好的时光。

终于抵达 Holenstein 中转站的时候,我们手握手俯瞰山下的村庄 —— 这样的全景,就算再走一次,我也愿意!

你可能會喜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