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2016

“撑伞吗?” 他问。

我从来都不喜欢撑伞。总觉得那是很麻烦的举动。况且,即使打伞了,也未必能从雨中全身而退,不被雨水淋湿。我想这样的经验,大家都会有 —— 下雨了,你跑到檐下去避雨。当你终于想起包包里那若干年没用过的雨伞时,你千辛万苦,翻遍整个包才把它掏了出来。岂料,开关居然卡住了!你花了一些时间才把伞撑开,却在那一刻发现雨伞的其中一根支架已经断了。好吧,勉强拿来挡雨还是可行的。殊不知外面强风豪雨,雨伞瞬间就被摧毁掉了!你依然淋了一身湿,却还得矛盾着应不应该拯救那跟你毫无感情的雨伞。这是我和雨伞之间的恩怨。或许你也有过这么一段的惨痛经验?

SAMSUNG CAMERA PICTURES

Anyway, 我想表达的是 —— 我们后来以手掌作伞,快步走了出去。从一间店的檐下走向另一间店。那也没几滴雨。然而这么尴尬的雨天,像在下雨又看似阳光普照,在国内或许也会被人大做文章了吧?反正没有什么乐趣可言!

“肚子饿了,我们去吃午餐吧!” 他嘀咕着。我就奇怪了。今天他变得好豁达,这么容易就决定了。可我知道,他不是因为饿了,他是想等雨停的那一刻。就这样,我们溜入一件貌似不错的餐厅里,点了一客烤鱼以及一盘墨鱼汁意大利面。“盘” 这个字,并不是因为我的量词造诣低,而是他们的意大利面真的是以 “盘” 的分量来计的,豪气吧?

我们的邻桌是一位和蔼的老奶奶,端庄地小口吃着碟子上的沙拉。虽然她不谙英语,却在每一次的对望中对我们微笑,那种慈祥是融化了我们的心。

未几,外头下起了大雨,狂风甚至把餐厅的户外遮阳伞吹得东倒西歪。他啜饮着玻璃杯里的清水,自赞着自己的预知能力,那个得意的样子,亏他摆得出来!原本已经起身想要离开的老奶奶看着外面的情景,摇摇头地又坐了下来,多点了一道甜点,细细品尝着。以后我老了,也应该活得那么优雅,不燥不急,仿佛早已洞悉世间所有的喜与悲。

SAMSUNG CAMERA PICTURES

食物端来的时候,我其实觉得墨鱼面还满恶心的。之前对于它的印象就是那唇齿间留下的黑乌乌污渍,还能雅观吗?还有形象可言吗?可是既然来到了,又怎么能错过呢?我用叉子卷起了一束意面,轻轻地感受着那一股咸香味 —— 那是海水的味道。这个墨鱼面吃起来,就像是小小的海水珠在口里同时爆开来,美妙的滋味让人忘却了那一嘴的墨黑。

我们坐在店里看着窗外的大雨,雨中的两名餐厅侍者狼狈地捡起掉落一地的餐巾,雨水无情地打在他们的身上。我们也只能看着,爱莫能助。吃着吃着,我们还咧起牙齿给对方看,别人大概认为我们疯了吧?可是,我们又怎么管得了那么多呢?亲爱的食客们啊,我们同在一间餐厅里一边享受美食,一边避雨,这也算是缘分啊!不如,我们都放下别人世俗的眼光,卸下城里生活的包袱,好好活在当下吧!

你可能會喜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