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的曾經輝煌過,不用質疑;但是我更愛退去光輝的他 —— 不疾不徐,飽經風霜,沈穩幹練。】


20/3/2018

夕陽夕照之時,我們正坐在卡斯凱什回里斯本市中心的列車上。此刻的海面不再蔚藍,而是呈現出一面金光閃閃的、如鏡面般的表層,海邊的樹木彎下了腰,花草也低下了頭,與海面上的平靜彷彿是兩個不同的時空。一個小時的車程裡,曾先生睡了一大半的時間。剩下清醒的我自己,細細享受這無人干擾的夕陽景色。車廂內竟也安靜得可以,車廂內的乘客都沈默了似的。

我們抵達 Alges 車站時再打開 Google 導航,要去到 Belem Tower 居然要沿著大馬路走 15 分鐘,我不是嫌遠嫌累嫌危險,而是外面的氣溫已經慢慢降低中,我真的很不願意暴露在冷風低溫中!剛睡飽的曾先生卻異常興奮。「現在不去,往後的幾天大概也會很懶惰了吧?」的確,通往 Belem 的公交也不是特別便利。硬著頭皮也要慢慢走去(啊不然我是要睡在火車站裡嗎?)。說是大概兩公里的路,想著好像會走到天荒地老,然而兩個人一路上有說有笑(笑著曾先生的半桶水華語、笑著沿途看見的怪伯伯 etc),倒是不覺得累。

戰爭博物館

我們先是經過了他們的壯士紀念館才來到貝倫塔的。建於1514年到1520年间的貝倫塔,是一座五層防禦工事,用來紀念達伽馬(Vasco da Gama)成功航海世界一周以及防禦位於貝倫區的港口。後來,它也曾經被用作很多其他的用途,如:海關、電報站、燈塔;儲藏室也被改造成地牢。

我們對於這些歷史遺跡一向來是抱著「看了就看了」的心態,並沒有真的打算入塔內參觀。坐在河邊的石墩上看著夕陽下的貝倫塔,塔的兩面在夕陽的照射下光輝宏偉,這畢竟象徵了葡萄牙過往作為海上強國的輝煌;而沒被太陽照射的另兩面卻好像是守護著塔霍河的母親,溫柔低調,明明是一座塔卻呈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

夕陽下的溫柔

*想要入貝倫塔參觀的朋友可以按此連結官網*


於我而言,貝倫區的標誌性吸引力並非貝倫塔(個人所見,葡萄牙人請不要打我!)。葡萄牙的輝煌歲月我們錯過了,即使可以追溯也未必能深切體會。那我去吃葡萄牙的特色美食好了。貝倫區最讓我期待的反而是Pastéis de Belém。相傳那是葡萄牙式蛋撻的鼻祖。葡式蛋撻最早由19世紀貝倫區熱羅尼莫斯修道院(Mosteiro dos Jerónimos)的修女發明的。1820年代,修道院關閉了;但是原來的蛋撻在 1837 年在Pastéis de Belém 開始售賣。

店舖採取藍色的主要色調,外牆貼滿了藍色彩繪瓷磚,外觀上來說就已經是一間藝術展覽館。店外排滿了人。如果沒有睜大眼睛看堂食和外帶其實有不一樣的隊伍,很可能我們也會被那人潮嚇壞而打退堂鼓。靠近門面有一座甜點陳列架,我可擠不上前去看,排在門面的其實都是要買外帶的(超級多人!);而門面旁有一個不怎麼起眼的入口,堂食者可從此處入內,而最好的是:這裡根本沒有人在排隊。我們不費吹灰之力就進入了堂內。據聞這裡的食廳是很大的,可同時容納幾百位食客。但我們可沒有逐個食廳去計算,我們跟著領在我們前面的服務生走到最靠近門口的偏廳去,順便跟她點了兩個葡式蛋撻和一杯熱巧克力。「Two?」服務生疑惑地看著我們。我們才兩個人,點兩個也合情合理吧?況且我們待會兒就要吃晚餐了!我們篤定地點了點頭。

服務生再出現在我們的桌子前時,微笑著把蛋撻和熱巧克力放了下來。曾先生習慣性地攪了攪那杯深可可色的熱巧克力。「哇,你有看過這麼濃的熱巧克力嗎?」曾先生把小銀匙從杯子裡提了上來,熱巧克力裹在匙子上,然後往下形成飽滿的熱巧克力「滴」,再慢慢滴下來。真的是一滴滴的,彷彿是一磚固體的巧克力遇熱融化成半液態,然後被盛在杯子裡。總之,就是超濃郁!

來到葡萄牙,才覺得葡式蛋撻最好吃的是撻皮,酥酥脆脆的,一放進嘴裡輕輕用舌尖一碰就立即碎散掉,然後化開來。牛油味很香,配上那麼 flaky 的撻皮卻不覺得很膩。蛋撻中央的蛋液卡士達反而就成了配角。我們各吃了一個蛋撻,直呼不過癮。轉過頭來又點了兩個,此時才明白方才服務生的那疑惑眼神。這麼好吃的蛋撻,只吃一個怎麼夠?


【號外】

我簡直不可相信。踏出 Pastéis de Belém 的下一刻,我們又馬上走到旁邊的 Os Jeronimos 吃晚餐。那是得要多少的肚量才可容納的食物?我們盡可能輕輕地點了一些海鮮當晚餐,沒想到餐廳的老闆居然那麼熱情,送了麵包又送米飯。我們最終是捧著滿足的肚子離開餐館的。好推薦!

地址:Rua de Belem 74 8Lisbon 1300-085, Portugal(真的是 Pastéis de Belém 的隔壁而已
電話:+351 21 363 8423

你可能會喜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