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过去的人生,并非是未来唯一的道路。】


30/5/2017

从铁力士山搭乘缆车下来的时候,心中仍有满满的激动。老天爷是特地挪开那厚厚的雾霭,让我们尽情享受雪山时光的吗?好啦,我承认自己好自私,是完全没在想仍然在山上还有即将登上山峰的游客的感受。浓雾那么厚,能见度极低,应该大大影响了兴致吧?

Booking.com

我们在车里换上比较轻便的衣服,然后仿佛卸下了心中的大石,不再患得患失的,朝着下个目的地 Interlaken 前进。窗外的景色依然美得动人,只不过我们再也没有不断地「哇哇哇」,而是在车子里播放熟悉的歌曲,然后他一句我一句的唱着。我们忘了这几天以来,我们开着的是一辆收音机坏掉的车子,除了我们两个人不断聊天(又或者我打呼)的声音外,车内基本上是没有其他杂音的。这一天,我们唱歌唱得特别高兴。认识曾先生以前,我时常到卡拉OK唱歌,和他约会后就很少了。虽然曾先生时常说可以陪我去啊!但是,不会看中文字的他,又怎么跟我一起疯呢?我后来教他唱了几首我最喜爱的歌曲,此刻总算派上用场了。

「你看!那湖也蓝得太不真实了吧?」我惊呼着。曾先生见状,马上把车子停了下来。

龙彊湖 (Lake Lungern/ Lungernsee) 是瑞士的天然湖泊,集水区面积 113 平方公里,海拔高度 688 米。”

湖畔有有几处可以歇脚的地方,还有小径可以沿着岸线走去,一路上有零零散散的长凳子供人们歇息。站在岸边放眼望去,龙彊湖呈浅奶蓝色,涟漪泛起之际,仿佛是有人轻轻吹着那层薄薄的奶皮,让人联想着奶皮下的秘密。湖的对岸,有一群人正小心翼翼地踏进小船的甲板上,然后小船渐渐驶离岸边,朝着另一个方向开去。船只离开我们视线以前,船上的人朝着我们挥了挥手。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向我们俩挥手,竟也笨拙地伸出手臂在空气中挥了挥,这样总不会错吧?我们时而坐在长凳上享受徐徐的微风,时而踏着岸边的石块走下去摸得到湖水的地方。

水质依然是清澈见底,十分诱人。过了一会儿,湖边来了三位年轻的亚裔女生,穿着有点浮夸的服饰,少说也在那里自拍了千来张照片。我和曾先生相视了一阵子,便默默地离开了。

离开前,再看一眼,满足啊!
从更高的海拔看着龙彊湖,是不是美得很不真实

后来,我们辗转间来到了德利根小镇 (Därligen)。不要问我因特拉肯怎么了,就是我们停了大约五分钟后,就迅速被游客群淹没了,我们就不想再逗留了。我们是很任性的。(再度证明柴油车是多么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根本就不需要向着耗油量啊!)比起因特拉肯的喧嚣,德利根可幽静多了。那里居住的人们仿佛比萨克瑟恩的更不食人间烟火,不疾不徐地牵着自己的狗狗,漫步在湖边。我们停好车子后,就想在那里野餐。可不是任性作祟,在瑞士看到任何的湖边就想立即变出一篮轻食来野餐。还好,我们的车上也有足够的食物可以满足我们的野餐欲望。

只不过,到。底。湖。岸。的。那。一。边。要。怎。么。走。过。去。?我们少说也花了 15 分钟来寻找可以越过铁轨去到另一端的方法。瑞士人普遍不说英语,我们怎么问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当我们发现铁轨下有地下隧道时(却没有指示牌),我们可要翻白眼翻到屁屁去了。唉,庆幸的是:湖边有好多树,我们躲在树荫下,度过了愉快的下午。任性的代价,也不错啊!

曾先生的瑞士午后时光

一番闲情逸致后,我们终于收拾好心情 —— 走,格林德瓦,我们来了!

你可能會喜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