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上遇到的人,即使后来依旧是陌生人,也曾经为了某一刻深交过。】


30/5/2017

以前在学院上 News Writing 这个科目的时候,教授曾经说过:「A picture speaks a thousand words.」我是到了此刻才对这句话深信不疑。有些美景,的确让人词穷。因为我根本无法找到适合的词句,可以形容当时的景色。进入山区后,天色转阴了。没有惆怅伤感的意境,而是隐隐约约一种凄美得叫人过目难忘的景色。前方的路时而崎岖蜿蜒,时而笔直舒畅,两旁绿草覆盖,浪漫的花儿随着车子的呼啸而弯下了腰。经过板木搭盖的农屋,看见有些农人在屋外的长凳坐着,若有所思地望向天边,应该感叹一场风雨即将到来吧!无论车子开到哪儿,耸立在最前方的,一直都是雪山。此刻,雪山峰已经被云雾笼盖了,天气真的不怎么好。

然而,我和曾先生的心情是平静的。我知道少女峰 (Jungfraujoch) 或许是另一层的意境,然而我们登上 Titlis 之时已经知道,我们心满意足了。


我们抵达 Hotel Alpenblick 的时候,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他们那露天的晒台。这个晒台可厉害了,居然找了魁梧的群山来当背景线。我坦诚我预定这家酒店/民宿的时候,的确是看上了它的晒台。瑞士境内什么都好贵,但是能够得回这样的景色,那也算是物有所值吧!「站在那里发呆干什么?快点进来。外面下雨呢!」要不是曾先生提醒着,我应该会继续忽略掉飘落在冷衣上的雨丝吧。

停车地点看到的景色就已经这么让人着迷了

 

这是一家满基本的住宿 —— 主要结构以木头搭盖,房间内并没有厕所浴室,但是我们毫不在乎。因为把房内唯一的窗户打开后,那呈现在眼前的山景,值得了。

其实我觉得我和曾先生之间,对于旅程上的住宿,已经渐渐地不再那么在意 —— 记得我们在圣托里尼的时候,为了庆祝他的生日,订了一套很昂贵的海景房间,但是只在酒店内耗了很少的时间,就连寿星公也直呼这样太浪费了!到了去年的法意行,曾先生特别吩咐我别订太贵的房间,然而我还是很坚持要有自己私人的浴室与厕所,老是觉得要和别人共用是很恶心的。再到今年,我们对于 「私人厕所浴室」的欲望也不再那么坚持了,只要房间干净卫生就很好了。这样的转变让我们自己也啧啧称奇,倒是这里共用的厕所浴室也很干净,毫无让人觉得恶心的地方,而且有固定时间清理,我是觉得还不错卫生的。这样细小的事情也会让人觉得每段旅途都是让人进化的过程,对于任何的新事物也不再抗拒,反而还跃跃欲试呢!

我们开着大窗户,从购物袋里拿了一杯酸奶,拉了张凳子坐在窗边。凉风习习偶尔还会飘入丝丝细雨,而窗外的景色是一片朦胧的。曾先生打量着在柜台前拿来的旅游宣传单,想要找一家像样的餐厅吃晚餐,好好慰籍下当天的疲劳。回想当天,我们可是上山下水,长途跋涉(其实也好像没多长途啊!),经历了高海拔山峰上的稀薄空气,也享受了山林间清新也充沛的氧气,就好像一天之间经历了数个昼与夜,而此刻我们终于安定了下来。时间仿佛不再快速地转动;窗外的景色也不再转换。

「下雨湿答答的,不如我们在酒店的餐厅吃吧!」我则是翻看房内壁架上的 in-house 餐牌,他们也有芝士火锅(cheese fondue)呢!*姐我愚昧,后来才发现芝士锅是瑞士几乎每家餐厅必备的餐点好么*。

餐厅的灯光是鹅黄色的,特别温馨雅致。偌大的玻璃窗让餐厅内的顾客可以直接对着无敌山景用餐。餐厅内并不多人,只有两桌客人,我们像他们一样 —— 选了靠窗的餐桌,点了一客的芝士火锅再点上一碟的意大利面,然后对着外面的景色发呆。

「你看 —— 隔壁桌的老太太好能吃哦!」曾先生在这么浪漫的情调里还可以顺便八卦别人餐桌上的战况,实在让人敬佩。我也不甘示弱地瞄了一眼。那是一对洋人老夫妇,眼看估计也有整七十岁了吧?的确是胃口好好却身材瘦弱的老太太。(好没有素质的我们)。老太太的丈夫坐在她的身旁,满足地看着她把每一口意大利面在盘子里卷捆在叉子上送入嘴里。不知道我们是不是瞄得太显眼了,老太太和老先生忽然之间对着我们微笑了。我们有那么一刻是尴尬得不自在,好像偷窥狂被抓包的那样(啊我们是怎么知道偷窥狂心态的)。八目对望的那一刻,老先生抢先我们一步,说到:

「Look at the clouds. It’s setting in again.」天气果然是打开话匣子的灵药。
「Had it been so cloudy the whole day?」曾先生也不甘示弱地继续谈论着天气。
「No…no….no…. It had been great during the daytime. Indeed, these few days have been almost the same. Sunny and perfect during the early hours and cloudy, rainy in the evening.」老先生老太太在这里已经好几天了。跟我们一样,他们也是租车自驾。细聊之下才得知他们是美国人,老先生应该还满富裕的吧,他告诉了我们很多乘搭不同样航空公司的经历 —— 还要是每次都 business class。他们俩真的很健谈,我们交换了许多旅游的小故事,老先生甚至给了我们好多美国旅游的贴士。

外头的天气真的不怎么好

「Is this your first time in Grindelwald?」老太太问道。「I first came here in 1963. I thought I would be staying here for a week or so but ended up working here for three years!」老太太叙述着当年初恋的故事,而我们是听到 1963 年后,就惊讶地无法再专心听下去,心里在计算老太太的岁数。(素质是很难培养的)「That’s how she can speak German.」老先生打了个岔。「Nothing had changed. Just more people.」这么多年了,一个地方的景色居然还是「nothing changed」, Grindelwald 的确叫人很期待。

食物端上来的时候,我们正聊得兴起,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老先生老太太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们真的十分热情。我最佩服的是他们活到这把年纪了,仍然保有一颗出走去旅行的心。大老远地从美国飞来欧洲,再租一辆休旅车,每开到新的城市都停下来几天慢慢走慢慢看,姑且勿论他们是富足还是小康,我想他们的心里是富裕的。

他们看着我们把食物吃到一半后再互相交换着吃,也仿佛学到了新事物 —— 老太太甚至告诉老先生:「They are so cute!」一整顿饭吃下来,最饱足的不是肚子,而是心灵 —— 我们在这么温馨的餐馆里,遇见了一对恩爱的美国夫妇,度上了一个上好的傍晚。

晚餐后,我和曾先生到酒店外走走。太冷了!没走几分钟就滚回房间里去了。

 

你可能會喜歡

3 Comments

  1. […] 在瑞士,让我们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在格林德瓦第一晚的那一锅芝士火锅。火锅的滋味,并不让人特别着迷。我是喜欢它的芝士味道更加浓郁;但是曾先生比较偏好巴黎的那一锅酒香更为浓烈的芝士。然而,我们至今都不会忘记那一顿晚餐:我们遇到了一对来自美国肯德基的老夫妇,本来旅行很多时候遇到的都是浅交,老先生却热情地与我们交换着旅行的心得与故事,老太太也告诉我们她年轻时的年少轻狂。即使外面正下着绵绵细雨,四处雾气渐重,那又如何?我们在温暖的餐馆里把酒言欢、趣聊南北,仿佛遇上了相识甚久的好朋友。(点阅:格林德瓦的暖心傍晚) […]

  2. […] 「時間還早著呢!」民宿的負責人說房間還要一丁點時間打掃。「要不然我們開車去 Hotel Alpenblick,讓阿咪看下我們去年住的地方,好不?」我想這也沒什麼可反對的。我的腦海裡即刻浮現了去年打開房間窗戶的那瞬間,我們是如何被眼前的景色驚艷到的。剛好時間已經接近中午,在 Hotel Alpenblick 吃一頓簡單的午餐也不錯。曾先生把車子停在酒店前的格子內,那一刻我們已經驚呆了。「雪耶!都是雪!」酒店旁那一片在春天裡綠油油的草地,今天竟然鋪滿了白色的雪。不知怎麼的,踏上白雪的那一刻,我很感動。默默地、微微地,我彷彿感受到了小豬豬在肚子裡動了一下。他冷了嗎?還是他在肚子裡也一樣感受到我們的振奮?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