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仙境,我们还能往哪儿走?】


2/6/2017

终须一别。

我们起身的时候,有这样的感慨。窗外的风光依然明媚动人;然而换上了不一样的心情去看待,自然有种不同的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走过看过却没能留下的遗憾。离开格林德瓦前,我们开着车子到更高山的地方去,拿了几个水瓶去装泉水。泉水纯净可直接饮用,喝下一口满是清凉的满足感。泉边有一张长凳,我们装了水后,坐在长凳上,凝望着四周的山峰,依然雄伟得让人自觉渺小。

「终须一别。」曾先生幽幽地说道。瑞士是那种安宁得可以让人放下心防的地方。丝毫不矫揉造作,自然得让人舍不得道别。后来,还是曾先生先站了起来,拍拍溅到裤子上的小水滴,然后走到车子旁。「走吧!说不定下一站会更美好。」他回过头来这么说。

看看格林德瓦最后一眼

车子行驶在大道上,穿梭了无数的隧道。我们沿着来时路,看着窗外不断掠过的旖旎风光 —— 一会儿是蓝得透彻的湖泊,一会儿是青翠的丛林草原。「嘿,那路牌上写着 Iseltwald 耶!」我记得我们第一间订的卢塞恩 Airbnb, 并不是 Andy 的家。当时付了款,心里很踏实地倒数着德瑞奥行。行前的两个月,那间房子的主人忽然告诉我们不能把房子租给我们了,并把款项退了回来。我们一下子就慌了!卢塞恩的酒店,便宜的已经客满了;有空房的又好贵!翻下翻下,本来我正想转移大本营到 Iseltwald 去,据说那里的风景也很绮丽。

我们决定转入 Iseltwald,就算匆匆掠过一眼也好。我们就是那么不舍得离开瑞士。小镇实施汽车量管制,一般游客不能把车子开入镇子里(除非在镇内的任何一间酒店住宿)。那也没怎么,把车子停在镇口的公共停车场里,靠着自己的双腿走入小镇深处。Iseltwald 是一个湖边小镇,就坐落在布里恩茨湖 (Lake Brienz) 的岸边。从镇口走到湖边路程并不短,然而一路走去都是小下坡,加上路旁圍欄內的草地上鋪滿色彩柔和的小花朵,晴空下的陣陣微風伴隨著柔柔的光線投射在春意盎然的 Iseltwald 小鎮,格外讓人心曠神怡。這樣走在鄉間的小路上也別有一番體會。


偶爾我們經過當地人的房舍,也會停下腳步,看看別人的家門口 —— 有時候是簡略得只有郵箱;有的則是精心把家門口裝飾一番,成簇的花穗從屋簷吊墜而下,更有陶瓷小動物擺設在門口旁,像是守護著主人的房子。在這裡,我們也親眼目睹了當地人如何合作把屋子蓋上來。看著他們把一片片的木塊慢慢地堆砌起來,房子的結構慢慢成形,那也是賞心悅目的事啊!


Lake Brienz 盡是一片湛藍。這一天風和日麗,但是湖邊除了幾隻正在戲水的鴛鴦以及羽毛潔白得刺眼的天鵝外,並不見多少的人。岸邊有座小碼頭,甲板延伸至湖中央。我們踏在木板打造卻十分堅固的甲板上,悠閒地走向湖中央。一雙天鵝看見我們,慢慢向我們划近再把細長的脖子伸向我們,或許是肚子餓了吧?Lake Brienz 的沿岸依然是那認識了沒幾天卻感覺異常熟悉的綠意。那種清新且怡人的綠,今朝離別後,何時才是重逢天?那片綠叢林之間有一棟棟的民宅點綴著,並不一味是單調的綠。這樣的綠,顯得更平易近人。

我們走到甲板的盡頭,坐了下來。天鵝也紛紛前來,在我們的腳邊打轉。聽曾先生說,天鵝是具有攻擊性的鳥兒,真不可貌相 —— 還把我嚇得立即把腿盤在甲板上,不敢再伸入湖里。曾先生仔細地看了看天鵝,篤定地說:“天鵝一定是餓了。” 語畢,便把我安頓在湖畔,然後跑到附近的酒店去要了一點麵包,再大步大步地走回來,只見他細心地把麵包撕成小片狀,丟入天鵝的嘴裡。天鵝看見有食物可以吃,急步圍繞著曾先生。只要他撕慢一點便一步一步地逼近,真的好讓人恐懼。我這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害怕這麼巨大的鳥兒。


直到曾先生手中的麵包都沒了,他才神氣地拍拍手,說到:“好啦,沒有了!” 我倒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瑞士的天鵝學會了中文,它們這麼過活,會混淆去麼。那是我們在瑞士最後的一站,雖然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大體驗,卻在這最後一頁留下了溫馨的句點。

你可能會喜歡

2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