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更愛自己是個旁觀者,能夠哭、跳、鬧、親吻和安靜;隨時投入和隨時抽離。人生的豐富性,遠遠值得用諸多代價去交換。】—— Momo《沙發旅行》


8/12/2017

昨晚,大家睡得可好了。經過了前兩天的睡眠不足,昨晚可以平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真是最幸福的樂事。早上醒來還很早,大家很有自律地輪流梳洗。曾先生自告奮勇地建議他最後梳洗,毫無顧慮地可以多睡一個小時,他的如意算盤也打得響亮。(後來我每一天早上一睜開眼睛便順便踹他一腳,撩走他的被,強迫他跟我一起梳洗。我知道我很壞,但真的沒轍,我被寵壞了。)

翻開皺巴巴的行程表,以龜速的網路檢查今天的路線。房主回覆了簡訊,說是上一波的住客用超量了,千叮萬囑要我們別亂按,她會處理,並承諾隔天網路就會恢復正常。「忍耐一天吧。」我只能盡量安撫稍有怒氣的曾先生。「今天我們去築地市場呢!」曾先生很愛生鮮海鮮,築地市場應該會讓他快樂起來。

圖摘自網絡。大多數的人都是面無表情的。所以左邊那個笑容滿面的女士其實只是 for illustration purpose only

地鐵站裡人山人海!糟了,我們就那麼遇上了上班的高峰期!心裡不斷嘀咕著:為什麼會忘記了呢?我們隨著擁擠的人流「漂」到月台去,地鐵一到站的時候(注意:以下絕無誇張成分),所有人的精神頓時緊繃了起來。車門一打開,從地鐵車廂裡流出了一大票人。我們還沒有會意過來,就已經在「衝」入車廂的途中了。毫不費力啊,把自己想像成河流裡的一片浮葉,河水(即上班的人潮)即會把你「衝」入車廂了!車廂裡更恐怖,此景我定義為「人群無限擠」—— 意即當你以為車廂內不可能再擠進任何一絲頭髮的時候,你錯了!他們還是會毫不猶豫地再擠入好幾個人,再好幾個人。直到你感覺到胸口前已經被壓得好緊好緊(胸部被壓得縮小),甚至難以呼吸的時候,或許車門才會關起來。我們總算鬆了一口氣。神奇的東京。欸,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上了地鐵就安全了?非也!只要火車一到站(不是你要下車的站),就一定要牢牢地抓緊手柄,因為只要地鐵車廂門一開就是另一輪的山洪暴發!我們也不知道被「衝」進「衝」出多少次了!

抵達租地市場外時,四個人還在一團,便已是成就一樁。歡呼!已經過了上午九點。雖然沒能看見早晨的築地市場是有多麼地(傳說中的)繁忙,但是市場外圍依然朝氣蓬勃,人頭攢動,實在是很熱鬧!除了有好多(最愛的)海鮮店,還有各式各樣的生鮮水果蔬菜攤、醃製食品店,更有引人犯罪的小吃攤,精彩程度破表!我們不知道在市場裡是否可以討價還價(就算可以也應該語言不通吧!),所以每靠近任何一個攤子都特別戰戰兢兢,深怕驚動了老闆然後嘰哩咕嚕地說一大堆我們不明白的推銷術語,最後我們還要頭疼如何才能表明:我們不買,只是看看而已。但是,幾乎每個攤子的老闆都好熱情,笑容可掬,而且攤子上擺賣的東西也特別吸引人,所以我們都好想每走幾步就停下來看個爽!

無論新鮮海鮮有多麼讓人著迷,始終無法躲進我們的行李箱裡帶回來。所以,在築地市場裡最讓我們裹足不前的,大概就是那些的小吃攤。看著那超大的扇貝殼內盛著超多扇貝、蟹鉗蟹肉、海膽、鮪魚塊,放在小炭爐上炙烤,噼哩啪啦,鮮味四溢。起初,雙媽媽並不太敢嘗試海膽(她們異口同聲地說沒吃過),但是在我們邪惡的慫恿(威逼)之下,淺嚐了一口 —— 然後就一發不可收拾了。我們差一點就想把扇貝殼也吞進肚裏,直嚷這樣的美食太犯規。當然,我們還是有試其他的小食,但是比起那一「殼」的海鮮饗宴,自然顯得黯然失色。

築地市場最為我們所津津樂道的海鮮饗宴

呼。我們是捧著肚子離開築地市場的。滿足感自行想像。


早在出發前,我和曾先生就決定:一定不能全程待在東京。東京不是不好,只不過我們(這些老人家)比較喜歡人少的地方。網上蒐集資料的時候,許多網站都推介川越市(Kawagoe)。由於從東京市中心前往川越市只需要大約一小時,所以它被評為最適合一日遊的地方之一。

到達川越市火車站(Kawagoeshi Station)時,外面刮起了強風;烏雲密佈的天空,彷彿正在預告一場大雨的來臨。車站內並不多人。雙媽媽上廁所的時候,我和曾先生站在檢票口,被冷風吹得直哆嗦。「還來得及嗎?」我看著滿天低壓的烏雲,有點擔憂,畢竟我們連方向也還沒有搞清楚!「現在只能放手一搏啦!」雙媽媽一踏出廁所,我們便開始朝著舊城區的方向走去。儘管我們的腳步飛快,但是看得出來這個小鎮真的俱有相當濃厚的日本風情。筆直的小路兩旁都是民宅,屋前的隔牆建得蠻高的,看不見的院子裡大概都摘種了各種植物與樹,樹梢偶爾攀過隔牆,讓我們瞧見它們的枝椏。沿途還遇到許多身穿學校制服的學生,三三兩兩地迎面而過,這個時候,放學了。明明是趕路,我媽甚至還有時間蹲在別人的家門口賞花?!她是特別的。

前往川越市老街的途中,經過一下煞是日本味濃厚的街道。

終於走到本川越車站(Hon-Kawagoe Station)前。根據站裡的員工,在車站前有巴士站牌。在那裡等待巴士就可以輕鬆抵達川越市舊城區。眼看大家都走得上氣不接下氣(這有點誇張),我想乘搭巴士是明智之舉。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樣的經驗?在外國搭當地巴士,其實是很累人的。由於這些巴士大多是為了方便當地居民而設,所以基本上很少報告站名,也不一定逐個站停。即使你算好了得乘坐幾個站,也未必安全 —— 因為有些站過而不停,就少算了!所以,我們每次在外國乘搭這樣的巴士,都一定會站在看得到每個站牌的地方(甚至最好靠近巴士出口),那麼就算是最後一分鐘看懂了站牌(站牌也不一定是我們看得明白的文字),也可以馬上下車。呼,說起來都覺得累。

川越從前是江戶(東京舊稱)北邊要地,同時也是川越藩的城邑。以新河岸川與川越街道連結江戶地區,人員與貨物往來頻繁,整個城鎮充滿活力朝氣。由於川越在經濟與文化上與江戶關係密切,因此又被䁥稱為「小江戶」,意思是「像江戶般的小鎮」。我們成功在舊城區的商舖前跳下了車。街道兩旁的建築極具舊時代特色,無論是建造架構、材質還是外觀都彷彿讓我們走進了古時代的日本。在街口的某間商舖,有一對年輕夫妻擺攤賣烤飯糰。一陣陣的柴魚味兒飄出,即使之前有多飽,也應該要瞬間飢餓去才對得起自己。我們買了一個飯糰,鋪在飯糰上的柴魚屑受熱而舞動著。飯糰的味道真的很不錯,但是我現在想起的,不是主角飯糰,而是大配角:柴魚屑。整條老街走下來,有好多店舖可以逛。美中不足的是,天色漸陰,走沒多久,開始飄落小雨滴。我們以手代傘,快步走到屋簷下。眼看遠處的烏雲正快速飄過來,我們應該來不及走到巴士站牌去了。「走,找間咖啡店坐下來吧!」混亂中,有人這麼提議。我倒是忘了誰。

 

既然是隨便挑,自然沒有「多看幾間」的空暇。走了進去,點了咖啡與貝果,找了玻璃窗前的位子坐下,才發現這樣誤打誤撞竟然也讓我們走入了 Vanitoy Bagel。據說,他們家的貝果是好多人推薦必吃的。這是幸運的午後(吃到超好吃的貝果)還是不幸的(遇上雨天),也自然不再那麼重要。看著路上的行人行色匆匆,還有些人打著素色的傘(是錯覺嗎?日本人的傘都不是花俏型的),衝忙散去 —— 街道變得越來越冷清。我們躲在 Vanitoy 裡,暖氣開得讓人舒服。外面的雨,你儘管下吧!

在川越市的小小悠閒時光

號外:

晚餐是在新宿的天婦羅名店 Tempura Tsunahachi。從川越市回來時,不知為何會搭錯火車 —— 沒有網路檢查確實的路線,果然就是慘透了。更別說四個人站在寒冷的街頭等待巴士;等到巴士後又得跟別人擠個焦頭爛額的慘況了(我還沒說我那把該死的折傘居然在這個時候給我壞掉)。所以當我們坐進 Tempura Tsunahachi 的時候,覺得所有的災難已經結束了。對於餐牌一竅不通,我們只好亂點一通。當我嘗了第一口的天婦羅後,正式決定重遊日本。脆薄的麵衣輕輕包裹著新鮮的食材,好像那外層根本不存在,卻為那一塊魚、那一尾蝦、那一片蓮藕賦予酥脆的口感,毫無油膩感。裹在裡面的食材新鮮不在話下,那幾尾蝦子甚至還很 juicy!我最愛的,莫過於那一塊鰻魚天婦羅:肥滋滋的口感,特別適合下著微雨的夜晚。

天婦羅網八 Tempura Tsunahachi

地址:〒160-0022 東京都新宿區新宿3-31-8
電話:03-3352-1012
營業時間:11:00~22:30(最後點餐時間22:00) 全年無休(元旦假期除外)
每人平均預算:3,500日圓(單點平均預算)1,500日圓(午餐平均預算)
到店方式:

  • 地下鐵丸之內線新宿三丁目站 徒歩3分
  • 地下鐵副都心線新宿三丁目站 徒歩3分
  • JR線新宿站 徒歩3分

 

你可能會喜歡

1 Comment

  1. […] 十二月份來到東京,時間是有點尷尬的。早出門,會遇到上班高峰時段(可閱咱們第二天的恐怖地鐵經歷);要是避開那段時間出門,就要大約等到早上九點。問題出於十二月份的東京,下午四點半就天黑了。這給了雙媽媽一個錯覺:天黑了,很遲了,得快點回到民宿裡去。為了安她們的心,我們連續好幾天都在傍晚六點左右就吃晚餐,根本還沒有餓啊! […]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Verified by MonsterInsi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