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計畫】讓我喘口氣吧!Enough of The Nonsense

【我尊重你們,

我不祈求同等的尊重,

但是你們的冷言冷語,

就適可而止了,好嗎?


35 歲懷孕 —— 一定不是太早;也不是太遲。作為首胎媽媽,當然很多事情我都不清楚。歸根究底,經驗還是得從零開始累積的。這時候,你會發現有很多親朋戚友忽然冒出來,然後給你說一大堆不知是「危言聳聽」的警告還是「毫無根據」的理論,務必讓你覺得懷孕生孩子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情。當你露出「那該怎麼辦」的驚恐表情,他們可能就樂著說:「放心吧,熬個十年八載就安樂了。」—— 屁啦,根本毫無「安慰」的作用好嗎?

「什麼?你們打算自己做月子?」

在馬來西亞,很多人在生產後,都會選擇聘請一位陪月婦女到自己的家裡來幫忙顧初生嬰兒以及幫忙打點產婦所需的一切。而近幾年,更流行起「月子中心」,產婦在生產後入住月子中心。在那裡,初生嬰兒可以得到妥善的照顧,產婦也可以多多休息,把月子做好。

說真的,我們兩個方法都考慮過。後來,我們都打消了這些念頭。首先,我們真的不習慣家裡住了個陌生人(這兩年來我們堅持不聘請幫傭也是這個原因)。總覺得多了個陌生人在家裡,氣氛怪怪的,還要打起精神留意這個陌生人在家裡的一舉一動,甭談什麼休息了。其二,月子中心的收費並不便宜,而且品質參差不齊,好壞參半。產前不可以「免費」試住,一旦付了全款,生了過後進去住得不舒服,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圖片摘自 Beetify:不專業的陪月服務時有所聞,搞得人心惶惶啊!
全文:http://beetify.com/article/1551075168

思前想後,覺得兩公婆一起照顧寶寶 —— 2 對 1,勝算還是有的,不是嗎?這個時候,三姑六婆就出現了。覺得最討厭的,絕對是他們那些不屑的眼神;然後那不屑的語氣:「你們以為那麼簡單哦?」「可憐你老公哦,應該會很瘦去。」「這簡直是無法休息的啊!」「恭喜你們啊(當然看得出他們並非真心在恭喜)!有得好受了。」等等這一類的話語。我想問的是:這算是有在鼓勵嗎?還是在冷眼看笑話罷了?

我們受難,有為難在你的身上嗎?我老公可憐,有刺痛你的心嗎?我們徹夜未眠,有累到你嗎?—— 我很想當著他們的臉一一反駁,但我總是一笑置之。偶爾真的懷疑自己的決定時,會告訴曾先生。他是天生樂天派,總會說:「你就是要學會左耳入,右耳出。別人說什麼,都不會影響到我們的感情。我們兩夫妻合力,就算顧不好,也有彼此互相扶持。」

兩人合力,還有處理不好的事情嗎?

這也對。只不過我在想,如果辦不到全心支持,至少也不要憑著嘴巴打擊別人。我們雖然沒有經驗,但我們有信念。

「做麼妳要選擇剖腹產呢?自然產很簡單的!」

我對於疼痛的忍受程度,應該是 0(如果負數不存在的話,否則會全無下限)。小的時候只是被門輕輕夾到手指,就會淚眼汪汪哭不停;跌倒了,明明絲毫無傷,卻還是會大哭大叫大喊痛。長大了,以為可以耐(至少一點點)痛了,卻還是在打針的時候會哭個稀裡嘩啦大喊爸爸救救我!曾經有個醫生為了要給生病的我打一支很基本的針,結果被我又哭又鬧搞到心神不寧,還要拿糖果來哄我,說我讓他打針,他就把糖果給我(要知道那時候我已經是 20 出頭的大孩子了)。去年拔智齒也是一樣,明明牙醫已經給我打了足夠的麻醉藥,我還是心理上覺得很痛,一直說「不要不要不要」,結果一個多小時過去了,牙醫投降了,說:「你如果真的無法忍耐,那我只好把你的傷口先縫回去,把你推進手術室做全身麻醉後才來拔。」後來,智慧牙成功拔出來了,牙醫也累得虛脫了。

(圖摘自網路)最恐懼的麻醉針

對於這回事,我和曾先生早在孕早期的時候就已經商量並且決定了,以最 painless 的方法把孩子生下來。我們決定剖腹產(雖然我還是很擔心要打那支麻醉針的說)。決定過後,我們都不敢向任何人提起,就是怕別人知道了,嘴就雜了。孕晚期,醜婦終須見家翁,尤其是長輩問到的時候,我們也還得硬著頭皮告訴他們。

大多數剛知道的人都會瞪大眼睛,好像我們就是 bad parents 一樣,斥責的語氣:「剖腹產對寶寶不好啊!傷口又很難癒合!會發炎流膿哦!自然產對寶寶的抵抗力比較好啦!」好吧,我們是 bad parents。尤其是我,覺得剖腹產和自然產雖然有差別,但我就是因為自己知道無法承受那種自然產的痛,才會選擇剖腹的。即使很多人斥責這麼做的媽媽太自私,沒有為寶寶著想,我想說的是「那我呢?」我也是冒著傷害自己的風險,不是嗎?「自然產就好像生蛋一樣容易。」某位有經驗的女士侃侃說道。就算孩子是一顆蛋,我也想把風險降到最低,這樣子可以嗎?

那一刀割在自己的肚皮上,迎來的是新生命。

後來,我們就不再在意別人說的了。那一刀,始終是割在自己的肚皮上,別人又能怎麼著呢?我以自己覺得最舒服的方式,快樂迎接新生命的到來,可以嗎?這樣,那些為此很多意見的人,還有意見嗎?

套醫生說的「不必在意別人說的話,你是你,每個人都不一樣。」對啊,我以我自己想要的方法,生我自己的孩子,這樣你還有意見嗎?

「哎唷,這些生冷食物不能吃啦!」

老實說,在懷孕初期的時候,曾先生也對於我的飲食有很多意見。冷飲不能喝、冷食不能吃、加工食品不能碰、快餐不能買。那段日子,我的人生簡直沒了樂趣。對於一個吃貨而言,這不能吃,那不能碰,比喝毒藥更難受。後來,在某次產檢的時候,曾先生問了醫生:「Doctor,快餐她不能吃吧?」他指著我,想必是要借醫生的口來封住我的抱怨。「可以啊!為什麼不能?她要吃快熟麵也 okay 啊!」這下子曾先生是踢到了鐵板!醫生說了,什麼都可以吃:只要不過量就行了。「聽到了嗎?什麼都可以吃的!」我對著曾先生投了一枚勝利者的眼神。(p.s 我愛死我的醫生了)

(圖摘自網路)說真的,我一點也沒有跟著以上的指南吃。都隨便吃而已!

從此以後,只要看到我真的很想吃某些東西,曾先生都會陪我偷偷「犯規」。為什麼說是「犯規」呢?反正什麼都能吃啊!這就有所不知了。雖然醫生說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但是家裡還是有一大堆長輩,身邊還是有一大堆「熱心人士」會不顧一切地「塞」一些話給我們聽。「這些食物吃了沒營養」「芒果吃了寶寶容易生痰」「西瓜吃了寶寶容易咳嗽」「羊肉吃了寶寶會發癲癇症」「海鮮吃了寶寶容易敏感」「榴蓮吃了寶寶容易發熱氣」「梨子吃了寶寶容易寒涼」等等…… 而這只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圖摘自網路)

有些時候,我把這些苦惱告訴醫生,醫生也只能聳聳肩,說:「亞洲人就是有這樣的錯誤觀念。」整個孕期間,只要是別人說過不能吃的食物,我就只能和曾先生偷偷地吃 —— 這懷孕懷得好像犯了法,又好像得了病。沒法子的時候,反抗一兩句:「做麼不可以咧?醫生都說可以啊!」然後,這些人還要一臉不屑的樣子:「西醫就是吃什麼都可以。妳不要不相信哦,阿不然以後受的是你們自己而已。」這一句就贏了。你要麼乖乖就範,要麼以後孩子生病了,這些人肯定又會來「翻舊帳」了。(新手媽媽在此說明:孩子生病是常有的,難道一切都只怪媽媽?)

「坐月子是這樣的。」

說真的,各式各樣的月子禁忌真的是最讓人抑鬱的。很多所謂的月子禁忌,都是祖輩從中國一代一代傳下來的。沒有明文記載,只有口述相傳。換句話說,以前中國的人是如何坐月子的,我們現在就如何坐月子。

真的是生無可戀的感覺

問題是:以前的衛生條件,和現在有得比嗎?以前的生活環境,也和現在有很大的差別吧?這⋯ 我們這是住在馬來西亞呢!跟中國的四季氣候比起來,實在是差別太大了!別的不說,就以洗澡和洗頭來說。坐月子期間,長輩都說要趁機進補。那個身體是吃得燥熱到一個程度。不必動來動去,光坐著就汗流浹背。還要規定一整個月不能洗頭?不必一個月,我還沒到十天都已經瘋了。我每天是哭著臉哀求曾先生讓我洗頭。奈何曾先生也是夾在我和長輩之間,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光是這件事,就讓我很抑鬱。

記得產後一週做傷口檢驗,Dr Tan 第一句話就問:「那你成功洗頭了嗎?」我搖搖頭。他微笑著說:「你應該叫你爸爸媽媽來,我幫你解釋。」

禁忌這回事,真的不講求科學,你跟足了,以後有什麼病痛,那就是命運;要是你不跟,以後有什麼病痛,那就鐵定是因為月子沒做好。最虐心的就是長輩的這些話:
「你不要不信喔⋯⋯」
「別人都可以忍,為什麼你不行?」
對於這些半帶威脅或者輕蔑的言語,
我只想說:
最好我信了就可以長命百歲。
AND
我不是別人。
我就是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