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計畫】可愛的婦產科醫生 Our Gynaecologist / Obstetrician

【他不疾不徐,然後你忘了自己一直顧慮的事情。】



關於陳鐘雄醫生 About Dr. Tan Chong Seong

妇科顾问医生兼生育专家​ 
MD(Mal), MRCOG(London)

陳鐘雄醫生(Dr Tan Chong Seong)在 2005 年畢業於馬來西亞國民大學(UKM)。在吉隆坡中央醫院完成實習後,他進一步精修婦產科系,並獲得了英國皇家婦產科院士(MRCOG)的專業資格。他曾擔任吉隆坡中央醫院和居鑾醫院婦產科專科醫生,並積極參與高危妊娠及婦科病例管理。同時,他也曾參與生殖醫學和微創手術的研究和培訓,並受任為國際醫學大學(IMU)和 MAHSA 大學的榮譽講師,主要負責醫學生,實習醫生,醫務人員及研究生的教學。

為了專注於助孕領域的研究和協助不孕夫婦,陳鐘雄醫生加入了阿兒法助孕中心。除了臨床工作以外,陳醫生也經常參與國內外的生殖醫學研討會以提升自己。同時,他也活躍於當難民義診的自願者。

資料摘自:http://alphafertilitycentre.com/members/zh-dr-tan-chong-seong/

點擊這裡預約時間見陳醫生

初次見面

第一次見面,是 2018 年 9 月 14 日。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位醫生。只能說他笑容可掬,十分具有親和力。當然,作為醫生該有的專業以及適當的嚴肅,陳醫生還是具備的。至少,在我和曾先生那麼三八的對答之間,他還能夠保持冷靜,他的道行也不是蓋的。

照超音波時,陳醫生特地播放了寶寶的心跳聲。很神奇,寶寶的心跳好像格外的快。我用眼角瞄到了曾先生呆呆傻傻的微笑,也順便看見了陳醫生滿意的笑容。「做麼寶寶的心跳那麼快的?他很緊張嗎?」我竟然在這個時候問出這麼讓人汗顏的問題,我不知道我自己在幹嘛。「很正常的,寶寶的心跳一般比成年人快。」他竟然也應酬我那個看似「很冷笑話」的問題。

第一次的超音波掃描圖

做了掃描,陳醫生做了總結:「恭喜你們,寶寶的心跳很正常。」我那「不確定」的孕,就這樣變成「很確定」了。那個過程好像做了一場很短的夢,但是這個夢不但會持續下去,而且是真實的。由於之前那個星期就不斷出現褐色的分泌物,搞到自己很緊張兮兮,陳醫生也順便解釋了:「那個情況其實也很正常的,不必擔心。如果你覺得需要,我們可以幫你打一支安胎針。」

我有猶豫了大概 1.5 秒。在那 1.5 秒內,我迅速地回顧了之前一次打針的「囧」:竟然還要那位醫生拿糖果來哄我,然後還是不能避免地被我的「不要!!!!」搞到整間診所大地震。但是在那 1.5 秒內,其實陳醫生是一直在盯著我看,等待我的回覆。「好吧,我打吧。痛嗎?」我就是那種又要威又要怕的那人。「放心,不痛的啦,普通打針而已啊!等下你出去等一會兒,護士會安排幫你打針。不過,我希望不會在我的房間裡聽到你的叫喊聲。」陳醫生埋頭寫著記錄表,還不忘記幽了我一默。

從小到大的終極恐懼:打針

後來,他當然聽不到我的叫喊聲。

因為我都沒在喊。

我在唱歌。那好像是一首兒歌。

醫生的習慣

陳醫生有幾個習慣。剛開始的時候,我們會有些不知所措。後來,我們漸漸習慣了,反而覺得這些習慣讓人覺得很窩心。每次見面的時候,陳醫生都是一臉歡樂的笑容。那招牌性的笑容(okay,參考以上照片,就是那樣子),總能讓我懷孕期間的某些不安情緒得到緩解。有時候,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恐懼些什麼,但是一旦進了陳醫生的房間,彷彿「一切都好起來」了。

Step 1: 醫生會先跟曾先生握手。好吧,他偶爾也會握我的手,但是印象中大概是 2-3 次那樣子吧?但是,他絕對 100% 一定一定會握曾先生的手,然後問:「怎麼樣?」我就奇怪了,我一直覺得曾先生懷孕了是怎麼樣。

Step 2: 醫生當然會叫我們坐下來。然後就會開始講解驗尿和其他體檢的結果。通常他的語氣都是很平和的。我一定會在他面前哀嚎著說我的體重又上升了多少,再繼續上升下去的話我都不忍直視自己了。醫生一定還是那個笑容,說:「你這個簡直小 case,算是保持得很好啦,一切都很 normal。妳有 quota,可以重個 15kg。」我笑說「你乾脆在幫我接生的時候順便幫我抽脂好了。」

其實醫生有解釋過。不是所有的重量都是囤積在體內的脂肪。「羊水、胎盤、子宮肌肉都是重量來的!」這個年頭做醫生還得兼差科學老師。

Step 3: 過後,醫生一定會開始問:「大便如何?有便秘嗎?」這個問題是 100% 會問的。情況好的時候,就回他說「很順暢」;情況不太好的時候,就回他說:「還可以 manage 吧」(幸好我都沒遇上情況「壞」的時候)。無論我的答案是什麼,醫生一定一定一定會說:「多吃水果啊、蔬菜啊。」我會和曾先生相視而笑:我們根本已經不知道什麼水果是可以吃的了!(這個稍後再議)

Step 4: 每次產檢,都一定會做超音波掃描。詳細程序是如何,就不多加以描述啦。總之就是躺在床上,把肚皮露出來,然後被抹上一層透明膠狀物體,就這樣。剛認識陳醫生的時候,他掃描時的解說都是很正經八百的。後來,到了孕中期,我們都一起暴走了。於是,孩子的生殖器便有了許多可愛的暱稱。記得在做 20 週的詳細掃描時,寶寶竟然用小手手握著「小雞雞」,我忘了醫生說了些什麼,總之就是爆笑就對了。我特別期待每一次的掃描,偶爾寶寶用手遮著臉睡著了,醫生為了讓我們可以看得見寶寶的樣子,也會用掃瞄器輕輕地移動,並且以懇求的語氣跟寶寶溝通:「Wakey!Wakey!」我躺在床上是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到了孕晚期,我們跟醫生聊得更開了,每次的超音波掃描都變得越來越搞笑。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和曾先生都是屬於搞笑級別的,還是陳醫生本身就是笑彈製造商,總之這位原本看起來正經八百的醫生,在我們苦撐的孕期裡,扮演了「安慰者」的角色。

13 週的掃描圖。亮點自己找。

Step 5: 掃描好了,衣服穿好了,醫生就會開始告訴我們下次產檢有什麼精彩內容可以期盼下。然後臨走前,又會伸手握曾先生的手。他們要麼有曖昧,要麼就是曾先生瞞著我懷孕了。

有時候只要見到醫生,

就覺得其實日子不太難過。

我們眼中的陳醫生

總的來說,我們很喜歡跟陳醫生之間的互動。沒負擔、沒額外的顧慮。從來不會讓我們花冤枉錢,也從來不會做無謂的建議。每次我們有任何的疑問,又還未到預約的日子,只要我們信息他,他都一定會很耐心地回答。孕期間,我只生病了一次。那一次,他還是很耐心地說:「明天來我的診所吧!」結果,這一位專科醫生給我看了病還不收診金。我最喜歡他說的「當婦產科醫生,最讓人滿足的,就是看著新手父母的喜悅。 」。的確,這比起任何錢財上的收穫,都更有價值。❤️ 

醫生,我們都加油吧!

不要忘記了微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