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遊瑞捷】情迷布拉格 One and Only Prague

【你可以假裝沒有看見它的美,但是一旦你離開了,你的心就懸空了。腦海裡浮現的,不斷是那些你「假裝」沒看見的美好。】


4/12/2018

「幾點啦?要出去了嗎?」好在媽媽的貪玩基因沒讓她睡太久。她朦朧之間睜開眼睛,反過來催促我們得趕快出門了!我們不識捷克文,在地鐵站裡迷失了好一段時間。趕到去查理大橋(Charles Bridge)時,天際只剩下最後一絲晚霞,紫紅色的,柔柔的。兩岸的建築,在晚霞的映照下彷彿刷上了另一層色彩;橋下河水潺潺流過,游船在河裡駛過,留下長長的波紋;橋上人來人往,一些對著眼前的景色發呆,一些跟朋友嘻嘻哈哈地大步走過大橋,一些駐足在街頭藝人前圍觀。這是繁忙的大橋,卻在一切的來來往往中展現著無比的繁麗。

我們看著看著就入了神。我怎麼會來到了布拉格?我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一回事。從來沒有渴望過布拉格,卻確確實實地站在了查理大橋上,並且傾心於此刻的晚霞。「果然還是沒趕上日落!」曾先生的語氣有些許遺憾。可他有什麼可遺憾的呢?剛才他明明躲在不遠處,偷拍了我好多好多的照片!(這麼說來,會不會覺得曾先生很變態?)

媽媽也看入了迷,默不作聲的。我想起了幾天前,她在策馬特的民宿裡看著外面的飄雪,幽幽地問了句:「不知道你爸爸今天吃什麼?」這問題似乎不是為了找到答案,而是發自內心,未經過修飾就從嘴裡說出口的關懷。我也試過跟曾先生分開旅行。那種「我身在這裡,心在那裡」的感受,的確讓每個迸出此感慨的瞬間變得有些淡淡的思愁。後來,還是曾先生先投降了,催促我們去吃晚餐。我們在布拉格廣場附近的貨幣兌換商找換了一些捷克克朗(換錢也要防詐騙!),上網找了一家比較多當地人推薦的餐館。那個看起來很落魄的門口,走進去原來別有一番天地:它就像是德國的啤酒館,我們穿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大廳,每個大廳都幾乎爆滿!「Do you have a reservation?」走到最末端的大廳,服務生這樣問到。該死的,我們竟然沒有想過這家餐館那麼爆滿,難道沒有預訂就無法幫襯了嗎?我們心虛地搖了搖頭,作了最壞的打算。「There’s a table over there, as long as the reservation card states 8pm, the time should be pretty okay for you.」看了看手錶,6:45pm。就這樣,我們暫時霸佔了別人的桌子。

那頓晚餐最教人難以忘懷的滋味,竟然是我點的那一杯薄荷檸檬茶。薄荷葉泡在水杯裡,依照自己喜歡的酸度擠入檸檬汁,一旁的方糖塊也是按照自己的口味加的。整杯飲料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喝下去清涼滋味,比起他倆的啤酒好多了(硬是要安慰自己)。無論是炸自家制的乳酪,還是炸薄豬排、馬鈴薯沙拉,當我們沈醉於美食的時候,早已不需要顧慮時間的飛逝了。

回程時,經過布拉格廣場上的聖誕市集,市集裡的大舞台上正表演著聖誕大合唱。歡愉嘹亮的歌聲散播著佳節的氣氛,市集中央的巨型聖誕樹掛滿閃閃發亮的銀白色燈泡,那是我想象中的聖誕市集。幾年前沒來得及實現的聖誕夢,原來都是為了此刻的感動。市集裡瀰漫著熱紅酒的香料味,參雜著烤肉的芳香,原來這就是聖誕的味道。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