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遊瑞捷】安納西 Annecy

【情人節過了,生日還沒到;那還有什麼藉口可以讓他有個原因送機票?吶,清明節可不算哦!】


3/12/2018

雖然標題是「遊瑞捷」,但是中間夾了個法國小鎮。短短地只能待個一天,就連把它放入標題,都讓自己覺得羞愧。安納西可是我曾經不斷夢想要去的法國小鎮。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啊,大概是被想象中開滿燦爛花朵的法國小鎮(加上小橋流水)所魅惑了吧!其實這樣的說法也未免太自打嘴巴,因為這個季節,就連樹葉都快找不到了,更何況是「開得極其燦爛」的花朵。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話雖如此,我們還是很乖的在洛桑提前退房。抱著吃個「快」的早餐再出發,卻在冷清清的街道上發現這麼早的時間,根本沒有早餐店是開著營業的。結果,我們真的吃了一個很「快」的快餐店早餐 —— 直到為什麼麥當勞是我們的好朋友了吧?吃著迷你可頌,喝著熱可可,外面又開始下起了毛毛細雨。幸好我們從酒店走出來的時候,隨手牽了把雨傘。

再見了,洛桑 —— 我們終於要離開你的鬼天氣了!


法瑞之間的邊境,有一道咒語。明明在瑞士一方的路上,從洛桑到日內瓦,甚至到邊境附近的地區,都是大霧瀰漫的;卻在進入了法國境內時,莫名地天晴了起來。我們當然很欣喜於這樣的轉變,但是這麼莫測的風雲色變,也未免教人措手不及。哦,教人措手不及的,還有進入法國時馬上得進入高速大道的殘酷事實。歐買尬,法國高速公路是有多貴,我們在今年年初的普羅旺斯自駕行已經領教過了。我們是還來不及研究其他的路線就已經在高速公路上了。怨哀~

好在安奈西也沒有離開邊境多遠,離開大道前哀哀怨怨地付了收費,接受這就是事實!但是,撇開大道收費不說,法國這一邊的景色,其實讓人有種走入春天的錯覺。明明前幾天不斷看見的都是灰灰白白或者橘橘紅紅的秋冬色,這個早上的法國,迎接我們的竟然是滿山的綠油油。散落在山巒間的小村落被青蔥綠意包圍著,多為悠閒愜意。進入了安奈西後,又是另一番景致:樹上的葉子仍是綠的;道路兩旁的落葉卻是黃的,綠黃配是另一種詩意。一道道陽光穿透了雲朵,把暖意灑進了這個阿爾卑斯山腳下的小鎮。

整段旅程走到這裡,就數安納西最陽光。環著安納西湖岸(Lac d’Annecy)開了一圈,再把車子停放在公共停車場。花了一些時候搞清楚停車票的購買方式,才放心走向湖邊的休閒步道。湖水呈現淺藍色,清澈見底,沿岸走去,除了岸邊緩緩划水而過的幾隻綠頭鴨以及湖中央的幾艘小艇,還有不遠方的群山作伴,毫不寂寞。偶爾身邊會經過三三兩兩的父母陪伴著孩子騎腳踏車經過,歡樂的笑聲在空中飄蕩著,這是屬於法國的隨性。

只不過,法國人的暴躁其實也不是鬧著玩的。湖邊散步的時候,就看見了馬路上的一段小插曲:兩位駕駛人士為了轉換跑道的瑣碎事情而在交通燈前起了激烈的衝突。其中一位站在對方的車子外不斷大力搖晃車子。車內的小姑娘可是嚇傻了。交通燈一轉綠,車內的司機馬上踩油門揚長而去。站在車外的那一位也馬上走回車子,也顧不得交通燈已再次轉紅,把油門催到最盡,連闖了兩次紅燈,執意要把那輛車子追到。「他追到了嗎?」在這麼教人目瞪口呆的時刻,媽媽竟然問了一樣教人摸不著頭腦的問題。「是想要我追上去看嗎?」看來我也不是省油的燈。

我們一邊聊著剛才的這段小插曲,一邊往舊城的方向走去。剛走入舊城,就看見了地標之一的島宮(Palais de l’Île)。位於 Thiou 河中間,建於 1132 年的島宮,曾經作為多種用途 —— 最廣為人知的莫過於作為監獄使用。如今,這座三角形城堡已經被法國文化部列為歷史古蹟,是安納西的歷史博物館。不知道春天的時候,當城堡外開滿了嬌豔的花朵,曾經困在監獄裡的囚犯是否也可看得見那般百花爭豔的美景?要是可以的話,那麼被關在那裡,也不算是最壞的:至少可聽得見潺潺流水聲,還聞得百花香,內心可有多麼平靜啊!我大概是為了這座詩意般的「監獄」來到安納西的,然而這個季節本來就不是花開的季節,說是遺憾也未免太沈重,但總算到過了、看過了,也算是了了一個心願。

舊城的範圍並不大。城內水道運河交織,但是恕我無法把它直接幻想成「阿爾卑斯的威尼斯」。走在沿岸的小徑上很是輕鬆愜意,但那總不是威尼斯的「精髓所在」。威尼斯的運河小河道時而有貢多拉船夫悠悠划水而過,時而有小艇開著馬達溜過,並非所有有水道、運河的地方都可以體現出真正的「威尼斯」情懷。「嘿,看!這裡也開始擺攤咯~ 看來今天晚上這裡會有聖誕市集呢!」曾先生一旦瞧見聖誕攤子,就會開始童心大爆發。我是懷疑他的童年是不是完全缺了聖誕節這一塊。

我們很喜歡這樣幽靜的小城鎮。但為何這個時候,偏偏又開始下起了細雨?
媽媽首先皺起了眉頭:「又下雨。」
「還不是因為我們選到了這麼好的季節。」我補充一下。
「吃頓午餐吧。或許雨就停了也說不定。」曾先生是我們的正面寶寶。
我們冒著細雨走入了一家看似沒那麼貴的餐廳(那些河邊的餐廳都貴得讓人翻白眼),邊吃邊看外面來往的人們。
「他們的小孩子都好厲害啊,好像都不怕他們會淋雨感冒似的。」媽媽終於發現了某個重點?
「是啊,只有我們幾個人比較像是棉花糖,遇到水就融化了!」曾先生就這樣把我們都逗笑了。
其實,我想說的是:我們真的沒有那麼脆弱,okay?媽?

午餐後,雨果然就停了。錯過了最好的時間,我們只打算在舊城區內隨便溜達。安納西的每個小角落都好像是隱藏了許多小秘境,隨處都是美景。建築之間還有些小通道,穿過通道,又是另一番景象。說什麼要進去博物館參觀,還是這樣隨意走走看看比較適合不正經的我們吧!


傍晚時分又下起了雨。聖誕市集真的找不到幾個人。冷冷清清的,就連攤主們也打不起精神。倒是三個興致勃勃的傻瓜,因為沒有帶傘而躲進了一個又一個的攤子前,還嘗試了人生第一杯的熱紅酒(Glühwein)。甜甜酸酸又熱熱的,在大冷天裡的確好暖身!其他的熟食攤子,真的只有你瞪我,我瞪你的份兒了。抱歉啦!實在是已經太飽了~ 安納西的短遊,就在這樣喜憂參半的情況下,匆匆結束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