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遊瑞捷】中休站之洛桑 Lausanne

【我一直認為地平線的另一端有一面明鏡,它能清晰地解答我心中所有的疑問,但我老是看見自己的背影在前方,也許有一天,當我超越了地平線的另一端,我才能和自身面對面的凝望,那一定是美好的一天。】 —— 林悅《彳亍地平線》


彳亍(chì chù):【動詞】慢步走,走走停停。

出發前,我從暢銷遊記作者林悅的書中認識了「彳亍」這一詞。回想起這幾年旅行寫遊記分享的心路歷程中,不少網友曾經發問過「如果我只有十天時間,要去歐洲五國,你認為可以嗎?」等類似的問題。「不是不行,但是這樣走馬看花的旅程,到頭來除了一身累,你還得到了什麼?」曾先生會從另一個角度看待這樣的問題:每個人旅行的方式都不一樣啊!他也沒有錯。只不過,對於我這個人而言,無論去到哪個城市鄉鎮,只要沒有逛過當地的市集、沒有嘗過當地特色小食、沒有跟當地人聊過生活,便不算是完整的。我不介意多花時間,去真正「看」一次,「體驗」一次,當地的人文與生活。這麼說,不知道會不會對很多「打卡式」的遊人來說太殘酷、太不近人情,倘若旅程中若只能帶回一些照片,那該旅程顯得多麼的空洞。

我們在策馬特的幾天,都連續遇上了陰天、下雪天。回到民宿就像是回到了天堂;得要出去的時候就像是硬著頭皮上戰場,硬是把纖細的身軀裹得臃腫不堪。然而,人就是應該像戰士般,越難越想戰,也應該越戰越勇。就算冷得措手不及,也繼續堅強地在雪天裡打鬧著。我覺得這很是理所當然,但是同行的陳媽媽和曾先生就一直處於緊張兮兮的狀態。「不要玩太瘋,不要累壞了我的外孫。」Oh no,有這麼一刻忘了自己懷孕了。


2/12/2018

離開策馬特的清晨,特別冷。落下的不再是浪漫的銀白雪花,而是細小的冰雹,晶瑩透亮,打在路面上發出細小和諧的節奏,配合起行李箱發出的「咯噠咯噠」響,這個清晨也不太清幽靜謐。我們又搭上了第一趟接駁列車離開策馬特前往特施車站取回停放在那裡的租車。停車場出來後,雪已經越下越大,前方的路變得好模糊。顯然,這已升等成了小雪暴。

曾先生自覺地放慢車速。車子行駛在路上,密集的雪花如千軍萬馬般拍打著車外,看起來是很艱辛的一段自駕路程。然而,看著曾先生一派應付自如的表情,我為我那把無謂的冷汗惋惜了。好在,這迷你雪暴並沒有纏繞我們太久。駛離坎德史泰格(Kandersteg)地區後,天氣逐漸晴朗起來。整段下山的路程變得格外輕鬆,我們還有心情研究一路上每家油站的油價。

其實,我和曾先生一早就想好了:今天就去 Montreux 以及 Vevey 逛一圈,再到 Lausanne 求宿。這個看似很不錯的自駕行程,在我們抵達平地的高速大道時,瞬間受到了挫折。「哇,這裡很大霧哦!」剛才遇到雪暴都默不吭聲的媽媽,竟然在此刻發表了她唯一的意見。的確,我們高興得太早。霧中駕駛,真的比雪中來得更具挑戰性。大霧低飄在路面,能見度極低。為此,我們停在休息站好幾次:上了廁所、吃了零食、喝了咖啡都依然等不到大霧散去。一路上我們都好沈默,深怕打擾了曾先生的專注力。

「快要到 Montreux 了哦,怎麼樣?」曾先生低聲問道。我想,這樣的鬼天氣,大霧還夾帶著雨絲,是要如何下車呢?放棄了吧。再到 Vevey 的時候,依然一樣。「看來最好的辦法就是先到 Lausanne 去登記入住了。反正不太遠,下午如果天氣好轉了,我們再到 Montreux 和 Vevey 吧!後來的後來,當然就是一整天都沒去成啦!


我們在洛桑(Lausanne)的第一囧,竟然是酒店停車場給我們製造的。我們繞了兩圈,半信半疑地把車子開進那根本看起來不像是停車場入口處的閘門前。結果,我們真的囧了。請叫我們井底之蛙。閘門打開的時候,我們的嘴巴也是驚訝得合不起來。再來,請叫我們井底之蛙。

*進入酒店的時候,驚訝得忘了錄影,唯有開車出去的時候把自己的囧紀錄一下*

登記入住後,我們一旦把身體拋向床,懶性頓時一湧而上。休息一會兒吧,剛才好像經歷了生死呢(是有多誇張)!這「一會兒」可不得了,我們賴在各自的床上,看著不明白的電視節目,說什麼也不再願意離開房間。直到下午四點許,媽媽爬起來往窗外看,知道雨勢轉弱了許多,才決定趁天黑前看看這個城市,也算是給自己一個交代啊!

我們各自撐著傘,走了好遠的路,無意間闖入了本次旅程中的第一個聖誕市集。洛桑的聖誕市集很有趣 —— 它不是聚集在某一個地點上,而是分散在城市中心的好幾個地方。這裡幾攤,那裡又幾攤。商品也琳琅滿目,有吃的喝的,也有裝飾用的,日常用的。那是我們第一次體驗聖誕市集,雖然物價是貴得下不了手,但是我們還是很興奮地每一攤都湊前去看看。要我說嘛,我肯定覺得烤栗子攤最教人饞嘴!試想想,濕漉漉的冷天裡,能夠買上一包烤得熱呼呼的栗子,就算不吃光揣在懷裡都夠滿足了。

一路上我就不停問曾先生:「怎樣?要喝熱紅酒嗎?」
「走過去看看還有沒有什麼其他的。」
「這一攤生蠔呢?很像很不錯呢!」
「再看看另一邊的,可能更便宜呢。」

就這樣,我們走過了一區又一區,直到離開了市集範圍,兩手還是空空的。說不上什麼遺憾,反正接下來機會多得是。就在我快要走得崩潰前,我們終於抵達了貌似是洛桑最著名景點之一的萊芒湖(Lac Léman)。天灰灰,雨細細,湖水也一樣不安份。大風呼嘯,湖邊旗桿搖晃得厲害,往湖里延伸的碼頭甲板也浮沉不定。天際烏雲密佈,看起來就不像是適合待在湖邊休閒溜達的時候。「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我又來了,我又在心裡嘀咕了。可沒來的時候,又如何可以預知呢?

好吧,唯有把這一天當作是旅程中休日吧!經過了那麼多振奮人心的時刻,總該有個停泊點,讓自己亢奮的心情平復下來再繼續走。而洛桑就成為這個停泊點吧!加分的是,在這個讓人鬱鬱寡歡的停泊點,我們吃了好豐盛的晚餐。洛桑的河鲈鱼片(filet de perche)配上瑞士薯餅(Rösti),這樣剛好彌補了那個傍晚的空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