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遊瑞捷】揭開馬特洪峰面紗 Matterhorn from Gornergrat

【四年前,一個決定,兩個旅人,踏向未知;四年後,物換星移,漫漫長路,不究永遠。】


1/12/2018

2018年最後一個月份就這樣開始了。小的時候總覺得時間過得很慢,過了一次新年又好像要等到天荒地老才等來第二個。然,人漸漸成長了,發現原來時間是抓不住的,才紛紛感慨時光飛逝。我們不也時常聽到別人感嘆地說:「唉,又一年了!時間過得真快!」時間快慢無法掌控,那麼時間的品質呢?我們是否把時間都過得快樂?

「希望還趕得上第一班列車!」我們出門的時候,天仍未亮。民宿前的小斜坡上結了層冰,走起來得要小心翼翼,雙手得緊扶一旁的繩纜,慢慢向上走。雖然耗力,但任憑誰也不想錯過了最早的高納葛拉特列車(Gornergrat Bahn)。據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我們不想錯過第一道曙光,卻也無法確實地認定日出的時間,只好搭乘早班的,希望可以願望成真。前往高納葛拉特(Gornergrat)的車站就在策馬特主車站的對面,走在大街上絕對不會錯過。真沒想到,我們竟然還是第一組抵達車站的人。買了貴嗖嗖的來往車票,坐在大堂內看便利店小妹勤奮地準備開始營業;再後來才看到了些許裝備十足的滑雪客提著器材步入車站。

高納葛拉特列車是歐洲最高的露天齒軌鐵路列車,從策馬特一直開往壯闊的高納葛拉特觀景平台。由於全年開放運行,所以任何時間來都可以乘搭列車欣賞沿途的冰川美景。早上的列車真的不多人,特別適合人群恐懼症的我和曾先生。列車開動前,有幾位看起來像是觀景平台的工作人員和滑雪教練帶著各自的中大型犬走了進來。曾先生的動物情意結馬上爆發,對著狗狗又笑又擠眉弄眼的。說起來,每一趟的旅行,曾先生總會爆發類似的情意結,不是對著湖里的白天鵝,就是對著路邊不知名的狗狗。害我看起來超沒愛心的。

列車剛開動沒多久,我們便遠遠地瞧見了馬特洪峰的山峰。此刻的山峰是朦朧的。我們差點以為自己錯過了金黃色的馬特洪峰日出。「不要緊啦,反正我們都做了最大努力了啊!我們這還是第一班的列車呢!看不到就當作沒緣分咯。」曾先生看著我可憐巴巴地抓住相機瞄準那看不清的山峰,隨意說了句安慰的話。那真的言之過早。就在列車攀往到更高的位置時,那圍繞著馬特洪峰的霧氣瞬間消失無蹤,剩下赤裸裸的金黃山峰,呈現出最美的日出!山谷中的小村落還沈睡在積雪中,幽靜未亮,盡是一片冷漠的灰白;眼前的視野最亮麗顯眼的顏色,就是那山頂上的金黃色。這個我們曾在地理課本、巧克力包裝紙上看過無數次的山峰,在我們的面前慢慢地甦醒過來,當刻的感動是複製不來的。

後來,無論列車開到哪個點,只要我們往列車外望,總會看到那魁梧的山峰,在金黃日出的照耀下散發著剛毅的魅力,與四下的雪白寧靜形成強烈卻和諧的對比。我們一刻也不捨得把目光移走,深怕錯過了下一刻的美好。我想,要是馬特洪峰也有眼睛, 大概也會覺得高納葛拉特列車的鮮紅色外表,是白茫茫雪地裡的一道風景。那馬特洪峰上有人嗎?


約莫半小時後,我們抵達了高納葛拉特觀景地。這個海拔三千多米的觀景地,是眺望馬特洪峰的最佳地點。列車門打開的那一刻,寒風撲面而來,零下十五度的低溫,也不是鬧著玩的。滑雪客提起各自的器材,離開列車後,把滑雪板穿套在雙腳下,然後瀟灑自如地沿著斜坡一滑而下,留下各自的狗狗在雪地裡追逐、玩樂。作為不會滑雪的三個亞洲人(一定要提一下啊,那時候山上真的就只有我們三個亞裔而已),只能羨慕地乾瞪眼。無論幾歲,嚮往自由的心從來不削減。「兩年後。兩年後我們一起來滑雪。」曾先生雄心勃勃地提到。我雖然嚮往滑雪的自在,卻也懼怕於滑雪的風險,只能湊合著「再看吧!」(我知道,這真的好敷衍,好潑冷水)。

既然不滑雪,我們當然就是觀雪山啊!高納葛拉特倚偎在一群雄偉山峰的懷抱中,放眼望去,壯麗景觀一覽無遺,全景無遮掩!我們一面小心控制自己吸氣的力度,一面在心裡吶喊:「這太太太漂亮啦!」未幾,太陽公公從山峰的另一邊冒出頭來,陽光照射在雪白的山峰上,更把周圍的山峰照射得更為耀眼(真的是那種要帶墨鏡的耀眼,所以別忘了帶墨鏡)。

曾先生湊近我的耳朵說:「Hey, it’s our second snow mountain!」如果不是因為我媽媽也在場,我應該會感動得緊抱他,告訴他我們這一路走來有多麼幸福。一個可以陪你攀上顛峰,也可以陪著你走出低潮的人,一輩子會遇上幾個?有人耗了一輩子都沒遇上,有人兜兜轉轉走了很多的冤枉路拐了好多錯彎才遇上。幸運地,我遇上了。而這個人不但可以攀山下海,還可以並行人生路,這輩子大概注定要跟他糾纏了。媽媽在場,我硬是把這股溫暖的感動壓了下來。(好羞澀的亞洲人)

第二次上雪山,我和曾先生的裝備還是沒有升級。我們依舊穿著不適合在雪地裡行走的球鞋和沒能擋得住太多風的外套。我們必須忍受著寒冷,放縱自己任性地貪玩:在雪地裡打雪戰、打滾再吃雪,直到看見對方的兩行鼻涕慢慢爬出來,才躲進山上唯一的酒店去取暖。這樣打打鬧鬧,在冰冷的冰山雪地中,其實很讓人覺得溫暖。偶爾我會扮演旁觀者的角色,看著瘋瘋癲癲的曾先生和一樣輕狂的媽媽一起做些沒頭沒腦的事兒,然後自顧自地笑。

回程中,列車依然經過某些積雪很厚的地方。從列車裡回看這厚厚的積雪以及漸漸躲到咱們背後的馬特洪峰,忽然就覺得好疲倦。懷孕後就是這樣 —— 無時無刻都可以睡下去。好吧,寶貝,咱們就睡一下下吧!


【不可錯過的美 ❤️】

我可以說,馬特洪峰無論從哪一個角落看,都有教人無法自拔地愛上的魅力。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One Reply to “【初冬遊瑞捷】揭開馬特洪峰面紗 Matterhorn from Gornergra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