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遊瑞捷】我們的納尼亞傳奇世界 Our Chronicles of Narnia

【這次我們真的真的是掉入了奇幻世界中。期待著獅子或者女巫從未知的角落出現,然後跟著它們一起冒險去。】


28/11/2018

時差最恐怖的就是:天仍未亮,你仍在睡夢中,卻在某次「不經意」睜開眼睛時看見你的媽媽站在床邊打拳晨運。然後你下意識地摸了摸一旁的手機,發現時間才凌晨三點半而已。「媽,你在做什麼?」難道她在夢遊?夢遊也在打拳,媽也太猛了。「起身了睡不著,順便運動運動啊!」這回可逗了,我是應該繼續睡嗎?當然,這也有好處的:至少我們三人不必發生「廁所之爭」。

還未到早上七點,我們就興致勃勃地拉著行李離開了民宿。退房的時候,櫃檯人員還未上班。我們把鑰匙小心地放在櫃檯上比較隱密的地方,寫了一張小紙條就當作退房程序已完畢。早上的時候,盧塞恩舊城區基本上仍未甦醒。忽然,我腳下一陣滑,我雙手下意識地在空中胡亂揮動,試圖平衡著自己。媽媽和曾先生可急了,馬上走上前來想要扶著我。「欸欸欸欸欸欸!」媽媽的叫聲在寂靜的早晨裡特別響亮。我站穩後的下一秒便回頭看,發現那兩位也在路上扭動著身體,掙扎著想要站穩。「妳。別。動!」曾先生命令著。好不容易,大家都逃過了一劫,仍心有餘悸地說:「呼,原來是路面結冰了!」「不就是說嘛,都看不出啊!」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從停車場出來後,街道上總算有點人氣了。「咪,你看!雪山!雪山!」曾先生很是興奮,我是該提醒他要注意前方的車輛呢?還是要時時刻刻緊握方向盤?媽媽也不甘示弱,環著車內所有的玻璃窗都看了一邊。現在是怎樣?車內只有我一個人在擔心安危嗎?車子一路開去,看著車外的景色不斷變化,感覺氣溫是越來越低。四周的高山,在山腰以上的地方都積雪了,看著很是美。

「要是肚子餓了,這裡有三文治哦。」媽媽提醒我們要吃早餐了。那一刻,我就看見了「Lungern」的路牌。就在龍根湖畔(Lungernsee)野餐吧!初冬的龍根湖,岸上的樹沒了樹葉,湖面依舊平靜得看不出絲毫波動。停下了車子,把早餐的三文治和牛奶都搬到湖邊的長凳上。「呼,真的很冷咧!」我感覺到牙齒正糾結地打成一片,雙手也不聽使喚地在顫抖。我們極速地把手套脫出來,隨便把金槍魚塗在吐司上,也顧不得塗到美不美,均勻不均勻,就再以極速把手套重新套上。三文治隨著顫抖的手在冰冷的空氣中一起舞蹈著,我們一起取笑對方,一起吃著快要結冰的三文治,一起看著前方那美得不可思議的山湖景色。雪山的倒影完好無缺地映在湖面上 —— 我想要記住的是這一幕,但是,其實我頭腦裡已經無法承載更多的東西。畢竟這個腦袋瓜快要冷到當機了!

我們可是拼了老命才把三文治吃完,也把那杯幾乎凝固的牛奶喝光。鑽回去車子裡時,感覺方才接觸到冷空氣的皮膚正在慢慢地「融化」。車子繼續爬行在蜿蜒的山路中,在海拔越高的地方,路旁的景色也跟著變「白」了。我們來到高處的觀景點再往下望龍根湖時,一切已經變得那麼不一樣。去年的這個春天,我們也曾經站在這個地點,看著同樣的一面湖。那時,春色明媚,山巒翠綠;湖水碧藍,天色正豔。而現在的我們站在這裡,冒著雪花飄落的寒冷,看著這下面那一片灰濛濛的景色:天空灰灰的,湖水沒什麼勁兒,環繞的山巒也禿了頭。這樣的感覺明明就是怪怪的,卻又說不出到底這個季節不這樣的話又可以怎麼樣呢?

憂鬱啊

我們悻悻然地離開了那叫人提不起勁兒的觀景點。或許我們應該調整的是自己的心態。「哇哇哇!這真的太漂亮了吧!」我在調整相機的設定,一旁的曾先生忽然叫了起來。啊!我做夢也沒有想到 —— 當車子進入了更高海拔,竟然出現了積雪!盈盈白雪好像純白的棉花,堆積在路旁的空地與斜坡上。白雪繼續飄揚在空中然後降落在雪堆之中,偶爾路旁會有間小木屋,這完全符合了「白色聖誕節」的童話浪漫。等等!聖誕節,到了嗎?高聳的樹木上掛著白雪,放眼望去就好像是開滿了白色花朵的大樹。白茫茫的世界裡,我們的車子孤獨地不斷往前開,好像車子載著我們進入了納尼亞的長寒世界。原來,童話的浪漫,是這樣子的。❤️


如果你也想要來一趟瑞士自駕:點看【瑞士自駕須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