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遊瑞捷】蘇黎世 Zürich

【十一月末的歐洲,就像是集了一眼眶的眼淚,不經意就會難過得滴下來,甚是哀傷。】


27/11/2018

睜開眼睛的時候,時間才凌晨五時許。天未亮,人未醒。手機倒是醒了,好多好多的信息。一一回復了,又滑進去被單裡想要繼續睡,但是就是闔不上眼。早上七點半,天邊總算出現了一絲曙光,道路上開始出現了來往的人。「很冷一下齁!」媽媽也醒了,下意識地摸了一摸玻璃窗,外面的寒意從手心穿投入身體裡。「這是多少度呢?」這裡的「多少度」指的是氣溫,而這問題變成了媽媽往後的兩個星期最常問的問題。

要給曾先生加分哦

在房間裡吃了簡單的早餐後,我們便開著車子往市中心去。要說在蘇黎世裡開車是間簡單的事情也不盡然。遇上堵車的繁忙時段,也很可能讓開車的人抓了狂。街道上的車輛緊貼彼此,電車軌道縱橫交錯,要是一不小心停在軌道上,看著電車緩緩駛來而無法避開,那的確讓人很緊張!不過,看著曾先生一臉從容,車內就只有我在大呼小叫的 —— 媽媽?她大概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也毫不在乎正在發生的事情,她在乎的只是睜著那好奇的眼睛,把沿路上的景象一一收納入眼裡。

濕漉漉的蘇黎世

進入市區的時候,天空就飄下了絲絲的雨。都說了十一月末的歐洲,天空總像是集了一眼眶的眼淚,不經意就會滴下來。街道上的樹木多已剩下幾片枯黃的葉子,而凋零的樹葉鋪蓋在柏油路上,烏黑的柏油換上了金黃色的被單。好幸運地在找到了路邊停車位,下車把身上(僅有)的零錢投入收費表,發現那一點點的硬幣根本買不了多少的時間。瑞士就是貴!好在不遠處有一間郵局,我們冒著雨走過去,郵局剛好開始營業,店員很爽快地給我們找換了一些硬幣才解決了那一頭飢渴的收費表。好啦!買到了兩個小時的時間~(歡呼!)

歡呼下啊陳媽媽

蘇黎世舊城區內的景點大多十分集中。從我們停車的地方大概走個八分鐘,就到了林登霍夫山。這片小高地可是俯瞰舊城區的好地點!雖然天公不作美,細雨還是一絲絲地飄落,但是雨中的蘇黎世增添了幾分憂傷感,很淒美。層層烏雲籠罩在色彩繽紛的建築上方,是成熟穩重還是童心未泯,在看官的眼裡自有各的定義。這麼冷的天氣裡,利馬特河(Limmat)上還是會有三三兩兩的天鵝划水而過。「天鵝不怕冷嗎?」媽媽問。「媽,下輩子我當了天鵝跑回來告訴你。」其實,媽媽的問題,好多我都無法回答(是時候回家腦補一下了)。林登霍夫山上有一座小噴泉。「這裡的水也能喝?」出發前我告訴媽媽,瑞士隨處的水都可以喝。我終於會回答這道問題了(扳回一分)!唯泉水冰冷,我們以水瓶蓋子接住了水,往嘴裡送去,冰冷得脊椎都僵硬了。

走下斜坡,很快地就看到了齊列蘇黎世四大教堂之一的聖彼得教堂。教堂外觀略為樸實無華,鐘塔上的鐘面倒是很大。回來後細讀資料,才驚覺那是歐洲最大的教堂鐘面。失敬失敬!在外頭呆了一段時間,實在是冷得受不住了。教堂的大門掩著。曾先生看我的鼻涕都快要結冰了,拋下一句「你等等啊,不要隨處亂走,地上溼滑」就跑到大門前嘗試打開那道沈重的門。我看著他的背影,覺得他傻得可以。他一轉身,笑臉盈盈地比了比手勢,示意可以進去,又一溜煙地跑回來扶我過去。雖然平日曾先生都待我如公主,但是現在我好像忽然升級成為了皇后(懷孕真的很不賴)。教堂內的裝潢也很樸實,不算是驚為天人的那種,但卻散發著可以讓人平靜下來的氣氛。有幾位年輕的教友在教堂內,好像是為了某些表演而作彩排。「呼,總算解凍了!」

我只能說,蘇黎世的天氣實在是太不給力了。從聖彼得教堂出來後,發現原本的雨絲已經變成小雨滴,我們拉上各自的頭套,匆匆離去。溼冷的石板路上沒幾個路人,就連店舖也好像處於「休閒」狀態。此刻我真的已經顧不了媽媽不斷在身後喃喃自語「為什麼店沒有開的?」等之類的疑惑,只能專心一致地注意腳下的步伐,免得一不小心滑倒!(Sorry 啦媽,即使到了現在我還是無法回答你上一道問題!)

走到河畔時,順便瞄了一下蘇黎世聖母大教堂(Fraumünster)和蘇黎世大教堂Grossmünster。真的瞄了一眼而已。雨水的冰冷刺痛了眼睛,再多再美的景色也只能感嘆無法逐個去體會了!然而,這樣匆忙的蘇黎世,還是留下了很多美好的瞬間,比如說:曾先生轉身的那一抹笑容、某位陌生伯伯特地停下來告訴我們蘇黎世聖母大教堂的故事、以及我那位可愛的媽媽的各種奇難問題,那都是我在蘇黎世的壞天氣裡看到最陽光的一面。


延伸閱讀:瑞士自駕貼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