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比葡法摩】小情小調小歐遊 | 濱海自由城 Villefranche-sur-Mer

【兩個人走在同一段旅程上,還有什麼值得懼怕的呢? 即使在荒山野嶺裡迷了路,我們也彼此相伴;即使在路上發生了什麼的不測,我們也一起面對;即使從此得浪跡天涯,我們也以彼此稱為家。】


29/3/2018

自駕的時候,有時候在車子裡百無聊賴,曾先生會問一些聽似隨意隨機卻很值得讓人深究的問題:「你跟我一起旅行的時候會害怕嗎?」大部分的時候,我都會開玩笑地回答這些無釐頭的問題。或許開車的人跟坐車的人是真的有不一樣的想法。這些問題有時會停留在腦海裡,然後在某個安排行程的時間點不經意地蹦出來,耐人尋味。在每段旅程中,我從來不曾覺得真正害怕過。時常會迷路,但是那並不可怕;時常遇到奇怪的遭遇,但是也不值得害怕;甚至一整天都看不見其他人,那也並沒什麼。我在想,到底是自己天生無懼這些事情,還是因為我真的不介意世界上什麼都沒有了,就只有他在身邊。

離開還車的時間還有一段空檔,我們臨時決定去看海。這片海陪伴了我們好幾天卻沒有機會近近地看著它、接觸它。然而,要把車子開得更靠近海邊的地方真的是種挑戰。很多的小路不是死胡同就是關閉修路,黑有些通道因為某些慶典而暫時關閉。我們找了很久,決定把車子停在一塊空地上,然後靠著雙腳慢慢走下去。

越靠近海堤的地方越感覺出空氣中的鹹度。海浪滔滔,拍打在岸邊的岩石,激起的白色浪花萬分激昂卻在下一秒就消失無痕。想起了羅卡角的大風大浪,彷彿相隔了十萬八千里的距離以及時間線,下一刻再想起才驚覺葡萄牙也不過是數天前的事情。我們沿著濱海步道慢步走著,也會遇到白髮茫茫的外國人夫婦一手握著各自的拐杖一手緊握對方的手,跟我們微笑著擦肩而過。偶爾,也會有騎士頭戴運動頭盔,鼻梁上架著墨鏡,騎著腳踏車在我們的身邊呼嘯而過。步道不寬,卻也不窄。我們走在最靠近海的那一邊,海浪更大的時候,會依稀感覺到手背上的水花。這麼冷的天氣中,海上的某塊巨石上還站著一位垂釣者。只見他身旁放著一個空空的桶子,臉上一連不經意地看著遠方,好像收穫根本不重要。

我們走到步道的另一端,那是漁民聚集的地方吧?大大小小的漁船今天都靠岸,是因為天氣不佳嗎?漁民坐在甲板上的凳子,時而神情嚴肅地談論著我們不懂的事;時而開懷大笑(依然是為了我們不懂的事)。沿著相同的步道折返時,曾先生提議我們到另一邊去找地方吃吃喝喝。這提議真的太棒了。

海堤旁的露天餐桌一字排開,我們選了一間最酷的早餐店。我們忘了當天點了什麼早餐,但是大概歐洲的早餐來來去去都是那幾款的吧?迎著海風吃著曾先生疊給我的吐司,看著海面上的小船隻漂呀漂,有幾隻海鷗在空中展翅翱翔。我一定會忘了那份早餐的味道,但是此情此景大概也永生難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