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比葡法摩】小情小調小歐遊 | 热情里斯本 Enthusiastic Lisbon

【沒有任何一刻是我認為自己身在國外的,我就是這樣不知不覺地融入了這歡樂當中。旅行時就是這樣 —— 我們下意識地把自己當成是當下的一份子。】


21/3/2018

從 Cervejaria Ramiro 走出來的那一刻,我居然有點暈眩。整個人感覺像是飄在空中,好不踏實。這絕對不是奉承 Cervejaria Ramiro 的話,而是確實的身體反應。「妳是不是吃太多海鮮了啊?」曾先生攙扶著快要昏眩過去的我,一臉焦慮地問道。我想大概是吧!這可誇張了。居然可以吃海鮮吃到這副模樣。我們本來要去乘搭 28 號復古電車環市一周,但是就算是 Martim Moniz 的總車站也都排著好長好長的隊伍。「我們繼續走吧。」即便是身體越發不適(感覺就好像一口氣喝下了十八杯濃郁的咖啡一樣飄飄然),我卻不知為何特別想要不斷地走。好像這樣才能把那種不適甩掉。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爬上了一道道的樓梯,從 Martim Moniz 來到了 Mouraria。「我想你要多灌一點水。」經過一間貌似中東人開的雜貨店,他走了進去。然後,提著兩支大支裝的礦泉水走出來,遞給我。我毫無反抗的力氣,拿著水瓶咕嚕咕嚕地灌了半支。說也奇怪,喝了水,走了一段路後,人反而漸漸輕鬆了。大概我回國後,也應該去做一次身體檢查了。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據聞 Mouraria 曾經是人蛇混雜的危險之地。阿方索一世·恩里克斯(D. Afonso Henriques)在征服了里斯本後,把穆斯林限困於此地。今時今日,作為 Santa Maria Maior 區塊的一部分,Mouraria 老城區域內的 Socorro, São Cristóvão, São Lourenço,São Jorge Castle 的部分坡道以及 Intendente,都不再是讓人聞風喪膽的地方。反觀的,整個區域內的狹窄坡道以及階梯交織的古老韻味,讓人彷彿回到了那時間滯留的空間。

「坐下來喝杯東西吧!我們走了很久了,你得要休息了。」曾先生叮嚀。我並不會累。倒是找間富有情調的咖啡館坐下來,喝杯上好的咖啡,靜靜看著古老的電車緩緩駛過,應該很不錯。當我正要跟服務生美女點咖啡的時候,曾先生皺了皺眉頭:「你就喝橙汁好了。喝什麼咖啡?你是想要我今天都內疚死嗎?」咖啡館很小間,外面的木架曬台上有簡簡單單的三張小桌子,椅子上還有一個小枕頭。我們挑了一張在角落的桌子,舒服得快要睡著。我們打量著經過的電車,大多都擠滿了人。有一種小慶幸叫作:我們今天不必跟別人擠。偶爾,一些電車的尾部也會掛著一兩個逃票的小伙子。司機倒也不太在意。


Mouraria 和阿爾法瑪區其實十分鄰近。即使是靠著雙腳走過去,也耗不了多少體力。沿途的小巷風情、牆壁上的塗鴉、壁畫,乃至於路邊的小門戶、小窗戶,都在在的體現了葡萄牙人那種不羈的浪漫。途徑 Miradouro das Portas do Sol (太陽門廣場),廣場上有一組街頭音樂家正演奏輕快的波薩諾瓦(Bossa Nova)曲子。曲調輕快歡樂,附近的人們開始聚集在一塊兒擺動自由的身軀。音樂就是可以有這樣的感染力,讓片刻前互不相識的陌生人頓時融入其氣氛當中,拋開你我的差異、拋開心裡所想所思,毫無牽掛地挽著彼此的手歡樂地擺動著、笑著。音樂的國度裡是沒有陌生人的。這溫暖的午後,還有一些人在廣場旁的觀景處,買了一杯啤酒還有一點小零嘴,坐在這個高地勢的廣場邊一面眺望里斯本東部和塔霍河的壯麗景色,一面暢飲聊天,這是我們在普通的日子裡所過不上的逍遙。

當天傍晚,我們回到了阿爾法瑪區。對了,我用「回到」來形容那種重投「歸宿感」的感覺。阿爾法瑪區讓人有「歸宿感」。我們坐在柳橙樹下,仰望樹上的茂密果實,黃澄澄的外皮正誘惑著饞嘴的我們。腳下還有許多熟透而掉落的果實,從來沒有人想過要撿回去嗎?左邊頂樓的房子,還有一位老太太正在吃力地把剛洗好的衣服掛在窗台外的曬衣繩。四目相投的時候,我覺得尷尬:好像自己正在偷窺別人的日常生活。

正當我們恰好經過某間小餐館時,他們的現場法朵(Fado)演唱正要開始,我拉著曾先生到裡面去坐著,點了杯啤酒以及 pastéis de bacalhau(葡式的炸鱈魚球)。哀怨的歌聲充斥著空蕩蕩的餐館,我忽然好想回到民宿的房間裡面去窩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