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比葡法摩】小情小調小歐遊 | 布魯日下雪啦! Bruges is Snowing!

【我想祂一定是聽到了我們的心願,所以降了一場雪,讓我們過了很有聖誕節氣氛的三月。】


17/3/2018

凌晨時分。

房間外傳來了風的呼嘯。嗚嗚嗚。。。 小時候最害怕這樣的呼嘯聲,下雨颳風時,門縫傳來這樣的聲音,我都會認為門外有鬼。然後就嚇得不敢動。不要以為只有我膽小。長大後,跟朋友聊起這樣的童年趣事,發現大家都有過這樣的恐懼感。我想當時的恐怖電影大概拍得太成功。

布魯日下雪了!

我搖醒身旁的曾先生。他揉揉眼睛,走到窗邊去撩起窗簾。他再揉揉眼睛,興奮地叫道:「寶貝,下雪了!」語氣之激動,呵呵,可媲美當初求婚成功。我也連跑帶跳地奔到窗前去。天還未亮,酒店下的露天停車場上的車子,頂上已經覆蓋了一層薄薄的白雪。雪花紛飛,我伸手試圖抓著那些棉花狀的雪,它們卻調皮地融化掉,只剩下那手掌在冰冷的空氣中胡亂揮擺。

「我們今天還要出去嗎?」曾先生顯然想要待在房裡。這當然是門兒都沒有!我們洗刷後,把小行李箱裡的(幾乎)所有衣物都裹上身。像端午節粽子一樣。我們並沒有料到下雪天。哦,應該說大家都沒有料到近初春的三月份,還會降雪。總而言之,我們就是沒有應付雪天的保暖衣物。Bravo!

酒店大堂裡站滿了人,無奈地看著外面的壞天氣。我們穿梭過人群,直接往外奔去!好。冷。!但是我們都笑得很開心。我們凍僵的笑容,溫暖彼此的心。

我們後來還是跑到地下層去找我們的車子。車子上的大行李箱有更多的禦寒衣物。我們也顧不了形象,把行李箱大剌剌地攤開在停車場的空位上,把最保暖的衣服取出來,然後跑回車上裡去換。啊,對了。我們在(又)車上換衣服。

那是我們在歐洲練到的本領。


公車到站時,我們根本就是硬著頭皮下車的。當冷空氣刺痛著臉頰,我恨不得把臉都埋在夾克裡。雙手也只能緊抓拳頭,盡量不讓手指頭露出來,但十指還是免不了冰凍了。我們跟著提著菜籃的老奶奶走到 t’zand 週末市集去。雪越下越大,但是老奶奶們彷彿是練了金剛身似的,根本沒在害怕冷颼颼的天氣啊!有些老奶奶還很高雅地穿上了絲襪和及膝裙,配上簡單的外套,拉個小小移動菜籃(噢,她們有的還會塗上口紅,刷點小腮紅呢!)。

週末市集的範圍不是很大,或許是下雪的緣故,攤位並不太多。剛走進市集的時候,就被食物的芳香迷個不清不楚了!賣熟食的攤子,大多數都是巨型餐車。他們把餐車看到市集裡,停在四周的空位上,把餐車尾部的集裝箱打開,即是一部完整的移動廚房!當然,市集裡還有其他賣蔬果和花花草草的攤子,但是天氣那麼冷,我們怎麼會有心情去逐攤挨檔去看呢?那顆心早已飛到那些熟食攤去了!我們先後喝了兩杯熱湯(記得好像是番茄湯和洋蔥湯)。賣湯的阿姨就像是大家鄰居家的媽媽,我們喝湯的時候,她不斷叮囑我們往她的攤子裡靠,就可以免受大風吹了。看她一面切著煮湯的材料,一面攪動著鍋子裡的熱湯,還要一臉微笑地跟我們聊天,問我們湯還夠熱與否,讓我想起了我媽。(這是什麼情形啊?不是才剛出門不久嗎?)告別了媽媽 fu 的賣湯阿姨,我們還跑到燒烤攤子去!哇,那一排排的燒雞、豬排和香腸整齊一致地在烤爐裡旋轉著,油亮的表皮,我們真的是口水流了一地!攤主很熱情,知道我們很冷,開玩笑地要我們走上他的餐車站在烤爐旁取暖~ 重點是:他們的烤豬肋排真的是舉世無雙的滿足!軟嫩多汁的肋排,輕輕一咬就骨肉分離了,熱呼呼的香氣在冷颼颼的空氣中散發開來。這是我們這一輩子吃過最過癮的烤豬肋排!

「雪花好漂亮!」我盯著新買手套上的某片雪花。它像是一朵綻放的水晶,見了會很想小心呵護它。今天早上的布魯日好安靜,街道上冷冷清清的,未見太多人。是因為下雪的吧?否則這個週末天,古城區內怎麼會這麼寧靜呢?大家都在戶內躲雪;我們兩個傻瓜在戶外玩雪。其實,我覺得這樣的意境也滿詩情畫意的。雪飄了幾個小時,城裡的建築物上,屋頂都積了一層白茫茫的薄雪。煙囪冒出一縷縷的白煙,在白白的雪景中,竟然也看得那麼清楚。路邊的車輛都被白雪覆蓋了,有些無聊的路人在車鏡上畫了好多的圖案(當然是愛心居多啊!)。

光禿禿的樹木在此刻顯得更滄桑孤單;然而長在地面上的草枝綠葉在被雪覆蓋後,意外地散發著淡淡的聖誕氣息。或許上天是聽到了我們想要過白色聖誕的願望,於是安排了這樣的驚喜。那雖然我們冷得要命,只要這樣想了,卻覺得莫名的感動。這一天,我們沒有特定地去了哪個景點。整個古城區就是我們的遊樂區(還是冷清到像是「相依為命」的「逃亡遊戲」)我們走走逛逛,遇到比較大風雪的時候,就躲入店裡去,又或者站在屋簷底下不斷發抖,卻又樂此不疲。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午後,雪越下越大。冷得受不了的時候,我們跑進一家在 Dijver 旁邊的咖啡廳。裝潢有點低調奢華,店面不大,中間有一盞小小的水晶燈。我還是點了一杯熱巧克力;他點了一杯啤酒。窗外來往的人們可分為兩種:要麼逆風而行,行色匆匆地走過;要麼一臉從容地漫步在雪中。咖啡廳的落地玻璃窗宛如一幅會動的油畫,一邊喝著熱巧克力一邊看著窗外的景色不斷轉動,偶爾大風吹過帶來雪花,連片刻前飄落在地上的雪花也一併捲起,路上的行人會露出一臉驚慌的表情。啊,還是待在咖啡廳裡最溫暖。

傍晚時分,雪總算停了。我們在古城裡逛著逛著,餓了就到餐館裡去吃頓豐盛的晚餐。這當然得慶祝慶祝,布魯日於我而言,有了更深一層的意義。從此,我一定不可忘記布魯日。哦,美麗的布魯日。

比利時著名的青口 —— 是一鍋一鍋上的,暫且勿論食物是否好吃,單看上菜的方式就覺得有夠澎湃了。(哦,當然這也是很好吃的啊!)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夜幕低垂之時,我和曾先生走到 Dijver 旁的公車站,相依著等候公車。柔柔的燈光下,我看見他耳邊的鬢髮上有一根銀白色的頭髮。什麼時候開始,曾先生也要變老了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