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東京】雙媽媽一起遊日本 Day 5: Tokyo 2017

【你無法以其他人的生命價值來衡量你生命的寬度;正如他們也無法體會你在路邊聞到的那一抹花香以及你在某間茶室所喝到的那一口伯爵紅茶。】


11/12/2017

我們在短短的五天之內就已經培養出梳洗的默契。臨出門時,站在門口被一陣怪風嚇壞了,四個人於是退縮回房子裡,再往身上多加幾件衣物,硬是把自己搞成一副愛斯基摩人的樣子才敢出門。想起前幾天在胡志明市的炎熱難耐,反而覺得這樣的冷更讓人舒服。

鎌倉市(Kamakura)還是箱根(Hakone)作為東京郊外一日遊的目的地,我們在出發前的兩天還在掙扎著。鎌倉市靠近,行程需時相較短;箱根湖畔則可以遠眺富士山,這個季節應該很美吧?最終,我們還是現實一點,選擇了鎌倉市(還好是選擇了這裡,否則的話幾個小時的車程前往箱根,抵達的時候太陽也快下山了吧?)。

這一天的天氣特別好。特別暖和。

雙媽媽在火車上不知睡著又醒過來又再睡著多少次,迷迷糊糊地經過了無數的大小火車站,才來到了鎌倉市車站(可憐他們的孩子在火車上戰戰兢兢的,深怕錯過站。車廂內的路線圖又不全然是英文/中文字,好混淆!)。終於抵達鎌倉站時(火車站很可愛!),我們總算鬆了一口氣,領著雙媽媽步出車站 —— 肚子就開始咕嚕咕嚕作響了。畢竟我們趕著出門,連早餐也還沒吃!難怪雙媽媽都無精打采的。Hmm。去旅行還得餓肚子,這件事情是萬萬不被允許的。於是,我們加緊腳步到小町通り(Komachi Dori)去覓食。

小町通り的入口處附近就有一家連鎖迴旋壽司店。這才發現,我們來了日本五天,竟然連一塊壽司都沒吃過!但是,我們影像中的日本壽司店,是那種壽司師傅穿著潔白廚師袍,帶著高聳廚師帽,聚精會神地又捏又按著手心中的那一小團醋飯的那一種;食客則是以朝聖的心態坐在壽司台前,小心翼翼地跟足「享用壽司之十大戒條」,深怕自己「冒犯」了任何規條而「侮辱」了師傅的專業。(怎麼搞的?想著想著也覺得好累)。回到眼前的這一家壽司店,跟我們國內的連鎖壽司店,好像真的沒有什麼差別。

我就只來得及拍一張照片。別問我幹什麼去了,當然是吃吃吃啊。

但是,要是我來到日本沒吃到壽司,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去跟自己交代。於是,便慫恿雙媽媽與曾先生一起進去吃(迴旋)壽司。店內的設計,跟馬來西亞的壽司店並無大差異:壽司店的主軸是店中央的壽司台,裡面站了幾位年輕的師傅,一面笑著臉歡迎客人,一面熟練地把生魚切片、把壽司醋飯捏好;壽司台的前方還有幾個吧台座位,適合那些單獨的食客。我們四個人,就坐在壽司台旁邊的餐桌。餐桌旁有一罐抹茶粉,也有熱水器:要怎麼泡茶,看客倌自己的喜好。倒是馬來西亞很流行在餐桌上放上一罐的芥末(wasabi),在那裡是沒看見。壽司師傅捏壽司的時候,直接把適量的芥末塗抹在壽司裡,味道剛好,根本無須多添加什麼。坐穩後,便開動啦!說真的,這間我們隨意跑進去的壽司店,讓我們很滿意!比起我們在吉隆坡精挑細選的日本餐廳所製作的壽司,好太多了!醋飯的份量適中,鋪在上面的海鮮是十分新鮮的,而且他們慷慨厚切,覆蓋在醋飯上,簡直就是巨無霸~ 不僅如此,海鮮的種類繁多,在每一個精緻的盤子上都擺上幾種不一樣的壽司(選擇困難症的人來到這裡不怕會吃撐!)。我總結:新鮮、好吃、多樣化。這是我們在馬來西亞找也找不到的。大家都吃得很開心,就連不怎麼喜歡海鮮刺身的雙媽媽都豎起拇指讚好!四個人最終捧著飽到不得了的肚子離開壽司店,結帳時才馬幣一百六左右(這個價錢簡直沒得嫌了,我們吃了好多盤!)

吃飽喝足,不走走消化消化,心裡的內疚感會暴增。這是我內心小小的理論。然而,小町通り商店街卻把我狠狠地折騰了一番!商店街兩旁大多是賣小吃零嘴的店舖(這裡的特產唄),不僅有多種口味的豆豆售賣,還有冰淇淋,一路走下去根本嘴巴還是在吃個不停。我內心小宇宙快崩潰了。從街頭走(吃)到巷尾,大家不知怎麼的,旅行就是喂不飽的節奏嗎?

這長長斜斜的階梯看似溫柔無害,但是一場風波正在暗湧。

鶴岡八幡宮(つるがおかはちまんぐう Tsurugaoka Hachimangu)就在商店街的尾端。剛走入寺院的範圍內,即被那高聳入雲的樹木所吸引了。參天大樹展開綠油油的臂膀,把整片淨土擁入懷裡。我們好像認真地拜拜,卻在把硬幣丟出的那一刻,被寺外的嘈雜聲干擾了。我倆往身旁一看,發現雙媽媽並不在身邊!我和曾先生連忙朝著寺外走去,看見一群人正圍在階級上。雙媽媽扶著階級旁的石墩,也聚精會神地看著階級上的悲劇 —— 原來,一位老奶奶想要爬上階級去拜拜,卻不小心失足了,整個人往下滾了好多級!雙媽媽即使目睹了整件意外的發生,卻愛莫能助,只能眼睜睜看著老奶奶滾下去。她們也嚇傻了。階級上站了好多圍觀的人,有好幾個寺內的工作人員跑來急救。我看不見老奶奶的樣子,然而階級上血跡斑斑,怵目驚心。我們安撫著雙媽媽,心裡希望可以幫上點什麼的。不出幾分鐘的時間,聽到救護車的警笛聲由遠而近地傳來,我們才稍稍放下了心。雖然意外是始料未及的,但是雙媽媽好一陣子都心神不寧,一直在講述著事件的發生經過。

意外發生後,我們也沒有什麼心情繼續留在那裡了,於是便一面走一面聽雙媽媽不斷重複敘述整件事情(她們大概講了百來遍)。往回走到鎌倉市車站外,問了好幾個日本人才終於確認了前往大佛(Daibutsu)的公車(不想要搭公車的朋友也可以選擇從鎌倉市車站乘搭江之電(電車,Enoshima Electric Railway/Enoden,在長谷站下車走約 10 分鐘。)。乘搭公車的好處是比較節省腳力,公車會直接停在高德院(Kōtoku-in)外(站牌為「大仏前」),過了馬路便抵達了寺院。

高德院外

高德院之所以廣為人知,是因為院內的大佛像。院內清淨安寧,毫無嘈雜之聲。大佛像安坐在院子中央,被綠意簇擁,眼可觀四方。

院內的秋葉正紅

對於當天我們所參觀的兩座寺廟:高德院與長谷寺,我的感受並不十分強烈 —— 就好像普通觀光一樣。看了,驚訝了,就走了。沒什麼特別的感觸。倒是從高德院前往長谷寺的路上,經過一間精巧可愛的郵政局,想起了這一整個東京行下來還未寄出過一張明信片,於是兩個人跑進郵局內寫好卡片、貼上櫻花郵票,投入郵局內。這刻想起這竟然是我和曾先生在東京行裡,唯一屬於我倆的 moment。

寄回家裡的感動
長谷寺外
長谷寺有一個平台可以坐下來吃點什麼、喝點什麼的,這裡望向海邊,好美!

傍晚的時候,我們來到長谷車站,說什麼也好想乘搭一趟的電車。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坐在小小車廂裡,看著對面的媽媽,發現她有點老了。而此刻,列車經過七里ヶ浜,洶湧的海浪拍打著岸邊,夕陽正慢慢為天際線渲染了最浪漫的紫色。要是每一段旅程都可以以夕陽來結束,那也是完美的句點。


號外:

在東京的最後一天,我們在七里ヶ浜電車站下了車,想要找一間像樣的日食餐廳來慶祝這一次的東京行。踏出電車的那一刻,發現海邊的大風不是蓋的。我們把風衣拉得更緊,逆風而行,舉步艱辛。然而,海邊的夕陽真的叫人忍住強風也要多看幾眼(就真的是幾眼而已,因為感覺都快站不穩了!)曾先生找了一個車庫讓我們三個女人避風,然後他孤身隻影在街上徘徊,努力找著他心目中的那一間餐廳。他回來領路的時候,我還是覺得他的背影很帥。晚餐是炸豬排(Tonkatsu)專賣店,各式炸豬排的美味程度自然不在話下。就連曾先生點的醬汁煮魚也很讓人驚艷!當然,當天最值得紀念的還是那一傍晚的大風大浪,我們在溫暖的小餐館裡吃上一口讓人感動的人間美味。外頭是多麼危險又如何?它只不過彰顯了那一刻我們都安全安穩地吃著飯的可貴。

*高德院以及長谷寺都要付入門費,但是並不會太貴。

**如果需要多次乘搭江電,也可以考慮購買一日券。官網:https://www.enoden.co.jp/en/tra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