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奧】細雨紛飛 | 紅蔥頭小教堂 St. Bartholomä —— and it rained.

【你放棄了自由換來你認為美滿的人生,
我擁抱著自由過著我認為美滿的人生。】


4/6/2017

去程時,遠遠就看見了紅蔥頭教堂。

離開 Salet 碼頭時,還是情不自禁地回首望了望這人間的仙境。在自己的國家待久了,才驚覺外面的世界精彩也遼闊。然而,只要身邊有他,那麼再遼闊的世界,再遠的旅程,也有了歸宿。船上的乘客身上的外套都幾乎濕透了,夾帶著汗味,整個船艙裡散發著一股霉味。還好,從 Salet St Bartholoma 只不過是 20 分鐘的船程。我和曾先生對望著,不發一語。他還鬼馬地扮了下鬼臉。

什麼鬼

雨水繼續打在船頂上,有越下越大的趨勢。船隻在 St Bartholoma 站靠岸時,我們甚至掙扎著是否應該下船。「反正都靠岸了,不如我們就在這裡吃午餐吧?」畢竟,時間已經過了中午時分。經過剛才的攀山涉水,體力已經消耗得七七八八了,肚子也咕嚕咕嚕地亂叫。奔下船的時候,我們連紅蔥頭教堂都來不及看清楚,就飛快地跑到旁邊的商店去避雨。就這麼剛好,那是一間餐館的正門口。「反正都是了,不然就在這間吃吧!」剛好要求籤就來到了城隍廟。

窗外直接對著教堂。這樣的景色,吃那樣的午餐,夫復何求?

餐館的生意很好,或許是下雨吧,又或許是剛好他們的午餐時間。餐館入門的左右兩側都有玻璃櫥櫃,陳列著各式各樣的手工藝品和紀念商品。來不及一一看清楚,侍者邊領著我們穿過一個又一個的食廳,把我們安頓在窗邊的桌子。淅瀝淅瀝的雨水打在潔淨的玻璃窗上,劃出一道道水痕,彷彿窗外的紅蔥頭小教堂落淚了。大多數的人都避雨去了吧?只剩下稀疏的幾個人打著傘,在小教堂外面,靜靜凝望著這充滿童話色彩的建築。只不過,雨中的國王湖上飄著一縷縷濃霧,看不著對岸,吐露著淡淡的哀傷感。

不消一會兒,我們點的煙燻鱒魚(Smoked Trout)便端了上來。另外,我們還點了一客薄炸豬扒。煙燻鱒魚算是國王湖的特產,鱒魚是從清澈的國王湖裡打撈上來的,新鮮無比。而且煙燻的味道很濃郁!對於我們這兩個喜歡吃煙燻食物(甚至希望可以把自己也煙燻掉)的人來說,這一條煙燻鱒魚真的是可以讓我們感動涕流(是有多愛誇張。。)。用餐的當兒,我們的隔壁桌來了一對台灣的情侶。女生所點的德國烤豬腳看起來也好誘人,只不過那隻豬腳真的好大份!我們無意看著她吃,但是她吃得完,我們也是快嚇傻了。重點是,食量那麼驚人,卻還可以保持那麼棒的身材(我表示下輩子做台灣人好了)(重點是,我們又來了。這樣看人家,好嗎?有素質嗎?)

吃飽喝醉,雨還是下個不停。啊,這麼等下去也不是辦法。我拉著剛付了錢的曾先生,向外面奔去。「你小心啊,地上的石子很滑的啊!」曾先生才剛說完,我的腳下就滑了一下,情急之下我抓住了曾先生的外衣。「看吧,都說了。快站好,我的外衣快扯破了。」我瞪了他一眼,但是更多的成分是惱羞成怒的尷尬。小教堂是看不了多清楚,每每我抬起頭來想要看看那教堂紅頂,雨水就毫不客氣地滴入眼裡,好不舒服。

倒是教堂外的草地經過雨水的沖洗,顯得更加翠綠宜人。只不過這樣的天氣,任憑再如何詩情畫意,也撩不起我們的熱情了。或許,下次吧!如果還有或許。

回程的時候,我們坐在船尾,看著紅蔥頭小教堂漸漸遠去。我挨在他的肩膀上。一旁的外國老奶奶看見了,也微笑了。就一直這樣下去,好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