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奧】走入仙境 Königssee: Into Heaven

【你說你想要看世界,所以我願意給你一片天。】


4/6/2017

小木屋的詩境畫意,就連真切地坐在那裡仍覺得不可思議。太夢幻了。Obersee 靜靜地躺在山谷間,任由環繞的群山輕輕擁護,像是未食人間煙火的嬰孩般純潔、純淨。就連一丁點的小心機也隱藏不住,透徹地展現開來。

然後,就忽然飄起了小雨。那似有似無的雨絲飄落在原已濕潤的草地上,沾溼了我們的褲管,也滴在我們的額頭上。周圍的空氣頓時更潮溼了!我們前後花了一分鐘掙扎 —— 到底應該往內走,還是往外逃?而就在一分鐘後,雨勢忽然又轉弱了許多,好像簡直停雨了呢!山區的氣候就這麼高深莫測,你以為你猜得透,其實你一點也不了解它。

望向對岸,隱約看見了另一間小木屋。「反正雨停了,不如我們走進去吧!」我很少主動提出這麼耗費體力的提議,想著要攀山越嶺的那種肉體折磨,我只能感嘆歲月不留人。但是,對岸的那山谷間的草原看起來格外翠綠,空氣凝結成霧氣繞繚在山腰間,單間小木屋屹在草地上,獨自坐擁這仙境。

那段山路,並不好走。雨後石子溼滑,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否則一不小心滾下湖內(好像也很不錯,可以順便玩水!),就叫天不應喚地不靈了!曾先生每走幾步就停下來拍照,或許是被我嘮叨多了,想自己精進吧。偶爾會有其他的遊客越過我們,向我們打招呼。我們可也沒著急,反而逐漸放緩腳步,呼吸森林內的芬多精,心情格外舒爽。後半段的山路越來越難行,有些路段甚至需要扶著繩子攀爬,腳下的泥土有些松滑,繩子也是濕答答的,兩旁是巨石形成的峭壁。曾先生一邊緊緊地拉著我,一邊囑咐我小心緊握沿途的繩子。我望著他的背,覺得這個男人可以依靠一輩子。

 

還能趁機耍帥

好不容易來到了湖的這一端,那唯一的小木屋原來住了一戶農民家庭。他們在屋旁的空地上搭了簡單的木圍欄,養了好多頭牛。牛兒頸間的鈴鐺隨著它們的每個動作盪出悅耳的鈴聲,這裡的牛兒或許更比城市的我們幸福吧?此刻,細雨又再次飄落了。我們趕緊加快腳步,走到了小木屋的屋簷下避雨。我不知道這一戶家庭是如何長期維持生計的,但是看見他們年輕的女兒倚在窗戶邊賣著新鮮的牛奶,我決定如何都得買一杯來嚐嚐看。「你喝奶的咩?」曾先生的「咩」尤其大聲,充滿了不解。「反正來到了,總是得給自己一個交代啊!」

年輕女孩特別勤快,雖然不說英語,但是掛在窗戶邊的超簡「菜單」倒是很直接:牛奶、牛油吐司、buttermilk(脫脂乳)。就簡單的三樣。付錢後,我們抓著相機問:「Photo?」女孩很爽快地答應了,立即展露出笑容,身體靠向窗子,拍下了一張仨人自拍。我們端著那杯牛奶,在屋簷下的長桌坐了下來,看著雨中的 Obersee,覺得自己身處另一個世界。一旁的台灣情侶也打著傘,喝著奶,看著雨中景色。

風越吹越使勁,屋簷已經無法抵擋雨勢。我們那杯可憐的牛奶,被我們移左挪右的,試著找一個雨撇不到的地方。看著其他的遊客都開始船上雨衣或者防水外套,逐漸離開小木屋,我們望著背包裡的冷衣 —— 不但不防水,還很會吸水,欲哭無淚啊!「我去買一片麵包吃。」曾先生面對這樣的窘境居然還那麼有胃口,真的是男女大不同啊!

他走去買麵包時,我看著身旁的那對夫婦,他們好有準備!背包裡不但有雨衣,還有保溫壺,裡頭應該裝著茶之類的飲料,在這冷颼颼的雨天,熱飲簡直是超越了現實去慰藉靈魂的。我們對望的時候,我苦笑了。這時,曾先生跑回來,說:「我跟你打賭,這戶人家大發慈悲,邀請我們進他們家裏避雨、吃麵包。」雖然曾先生很善於跟陌生人打交道,但是這麼短促的時間內就說服別人大開家門讓我們這些臭遊客進去避難,那也太神奇了吧?我的曾先生是神奇寶寶嗎?

「怎麼可能?別說笑了!」我想起了一套戲,故事敘述看似友善的一家人邀請無家可歸的人到家裏作客後將他們殺害的變態行經。「我是說真的!」曾先生好認真。說時遲那時快,那戶人家的小男孩不知道從哪裡蹦了出來,不諳英語的他,只能向我們招了招手,示意我們跟他走。我也傻呼呼地被曾先生牽在身後,一時之間不知道在幹什麼。「你確定他會讓我們進入屋子裡?」這麼多人他都不叫,就只叫我倆?

來到房子木門的那一刻,我還是難以置信。小男孩推開了門,奔了進去。我們也隨之踏入了他的家 —— 的牛欄裡。小男孩拿著一碟牛油吐司,遞了上來,並且指著牛欄裡的木桌,應該是告訴我們可以坐在那裡吃,然後他又走掉了。不是我嫌棄,但是牛欄裡真的好臭誒。。。我們在那裡逗留了不到一分鐘,便快步離開了!

「哈哈哈!別人不是邀請你進屋內,是叫你進牛欄裡啦!」我想起剛才曾先生的神氣樣子,真的哭笑不得!好在吃了麵包沒多久,雨勢慢慢轉弱,風向也把烏雲帶去深山裡。雖然不是晴空萬里,但是也總算可以走回頭路,回到碼頭的那一端。

一路上,我們笑著自己身上的吸水冷衣,並且肯定這一天將永遠停留在腦海裡。

 

【待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