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味】旅行的味道:火锅 Taste of a Journey: Hotpot

【一个亚洲的胃,
似乎就是要遇上暖呼呼的食物,喝上一口热乎乎的汤,
才算是遇上了知己。】


我和曾先生吃火锅的机率,算是蛮高的。无论是下着滂沱大雨的傍晚,还是微微细雨,有时候甚至是乌云满布却无雨的黄昏,我都会拉着曾先生一起去吃火锅。兴起的时候,甚至会邀请三五好友到家里来,把火锅料摆满一桌,然后边涮边吃边聊,虽然过后会有很多的洗刷工作,但是开餐前没有多少的准备功夫,所以也算是乐事之一。总认为在吃火锅(打边炉)的时候,最能够聊开 —— 工作上的琐碎事、生活上的快乐与烦恼、感情中的甜蜜与争执,都可以敞开心怀聊,反正这些事情都会随着火锅上的蒸汽飘散而去。我们常在秋天的时候出国。秋高气爽,特别想吃火锅。冷飕飕的傍晚,围着咕噜咕噜滚烫的汤锅,看着夜幕降临之际把肚子也填饱,仿佛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也不再重要了。

 

记得2014年的十二月上旬,我跟着曾先生去到广州办理事情。事情办理好后,热情的厂商拉着我俩,硬是要请我们吃顿饭。其实,我对于这样应酬式的邀约并不感兴趣。办完正事,我们只想安静地坐下来,两个人好好吃顿简餐,就算是粗茶淡饭又何妨?可是热情难却啊!当车子开到火锅店外,我反而有点安慰了。晚上十来度的气温,一群人穿着冷衣一起吃火锅,不再谈正事,而是谈着天南地北的琐事,倒也毫不别扭。餐桌上摆着的不是熟悉的鱼丸、猪肉丸,而是各种的内脏,以及中国特有的豆腐、蔬菜。

当然,中国人吃火锅,是一定要配上酒的。我坐在厂商旁,看着他往我小小的杯子里添了一杯又一杯的高粱,再举起、敲杯、一句:「干杯!」,我也傻乎乎地抓着酒杯别过头去,一饮而尽。不知灌了多少杯,模糊地听到厂商不知是好是坏的赞叹:「哇,妹子酒量好的咧!」后来,曾先生帮我挡下了所有的酒。连他之前一起喝的,他当晚应该自己干了一瓶高粱了吧?我想我当晚是矜了很久,直到火锅下的炭都经已烧尽,我们才回酒店里。回程时只剩下我和曾先生,孤独地走在路上,那种由火锅儿衍生出来的 「相依为命」至今仍是很重要的回忆。

去年香港的秋末。我们与一对十分要好的夫妇朋友,坐在香港北角的某间火锅店内,庆祝一次成功的旅程。由于对餐牌与点餐毫无头绪,我们胡乱点了一通,结果当所有的火锅料送上桌子时,我们差点昏厥了过去!我们也未免点太多了吧?结果,我们都吃得很撑!我记得当时的餐桌前有一部电视机,当天正播放着港剧《幕后玩家》的大结局。虽然我们没有追看港剧,但是同行的朋友却看得津津有味!于是,我们在北角的这一家火锅店内,吃着、聊着、笑着,完全没留意时间的流逝。现在,朋友都当了新手爸爸妈妈,忙得不可开交,却也一家三口乐融融!

最近,我们到了芝士火锅之乡 —— 瑞士去,当然也不会错过品尝的机会啊!记得我们第一次接触芝士火锅,是在巴黎 Marché Mouffetard 的 L’Assiette Aux Fromages. 一样是为了庆祝巴黎行所发生一切有趣的、有爱的小故事。看着融化的混合芝士在小铁锅内散发出迷人的奶味以及酒香,曾先生一脸陶醉的样子依然深刻在脑海里。

在瑞士,让我们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在格林德瓦第一晚的那一锅芝士火锅。火锅的滋味,并不让人特别着迷。我是喜欢它的芝士味道更加浓郁;但是曾先生比较偏好巴黎的那一锅酒香更为浓烈的芝士。然而,我们至今都不会忘记那一顿晚餐:我们遇到了一对来自美国肯德基的老夫妇,本来旅行很多时候遇到的都是浅交,老先生却热情地与我们交换着旅行的心得与故事,老太太也告诉我们她年轻时的年少轻狂。即使外面正下着绵绵细雨,四处雾气渐重,那又如何?我们在温暖的餐馆里把酒言欢、趣聊南北,仿佛遇上了相识甚久的好朋友。(点阅:格林德瓦的暖心傍晚)

旅行的时候,并非一定要去最上好的馆子、餐厅吃最奢华的料理,反倒是某些小故事、小经历,会让人觉得那一餐饭,真棒。味道的好与坏,并不会长留于心中 —— 舌尖上的味道会逐渐淡去,然而让人感动的人情味,将留下浓厚得化不开的回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