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味】旅行的味道:麦当劳 Taste of a Journey: McDonald’s

谁说麦当劳不是一种文化?当你看到那么多人在不一样的国家仍然坚持到麦当劳坐坐,你就会发现它根本已经超越文化的界限,就算称它为一种信仰也不为过。

前一阵子搬家的时候,麦当劳拯救了我们无数个漏夜粉刷新房子的夜晚,更慰籍了木工师傅、搬运工人以及清洁女工的心灵。我总是认为那一阵子,就是我这一辈子最依赖麦当劳,而且依赖得毫无廉耻之心的时刻。忙得满头大汗的时候,一手抓起汽水杯猛吸着的那一种爽快,实在是万金不换啊!

说着也奇怪,每一次麦当劳只要推出新的餐单、食品,我和曾先生都肯定会有机会尝到。我们也并非特地跑去尝鲜的,而是我们的确就是那么频密地依赖着麦当劳。尤其是迟放工的夜里,麦当劳的地位更是非一般超然。

这一阵子,马来西亚麦当劳随购买 McNugget 便附上不同样的蘸酱。啊,我特别喜欢这两款酱。

这样的依赖,即使是到了国外也无法自拔。记得两年前某个秋夜,曾先生和我曾经坐在台北长安西路的麦当劳二楼,分享一杯香草味雪糕以及六块 nugget。入秋后的台北,夜晚特别冷。当天外头正刮着强风。我们坐在面向大马路的落地玻璃前,看着来往的路人,看着十字路口的交通灯交替着转绿又转红,看着路旁的小树被吹得弯下了腰 —— 我们好像都没有聊些什么特别的话题,却觉得异常地幸福。

找了整辑照片居然没看到香榭丽舍大道旁的麦当劳照片,唯有借用咯。图摘自:http://www.saintgermaindespres.org/en/restaurant-details/mcdonald-039-s-champs-elysees/44

在巴黎这个美食之都,我们居然也找到机会在麦当劳呆坐!而原因居然就是为了那该死的 Wi-Fi,呵呵!从凯旋门往香榭丽舍大道走时,我心里就特别想要视讯家人。(啧啧啧,才没几天就想家,我也是服了自己)。苦无网络的时候,居然就让我们看见了一间麦当劳,就坐落在 Louis Vuitton 旗舰店的对面。曾先生理解我,安顿了我过后,就很自觉地自己跑去点餐了。无奈,碍于时差的关系,我也只能和妈妈聊几句。倒是曾先生去了好久都没有回来!当他捧着餐点回来时,他一脸抱歉地解释:原来这里已经采用电子点餐系统了。由于他从来没有使用过这样的系统,所以站在一旁观察了好久才一知半解地胡乱点了一通。现在,我们已经忘记了那一天我们吃过什么汉堡,倒是还会为曾先生那一刻的不知所措而会心一笑。

电子点餐系统:还分付现和卡付的机器呢!难怪曾先生踌躇了那么久

旅途中,我们到过的麦当劳都绘出一幕幕精彩的小故事。最感动的,发生在罗马许愿池附近的那一间麦当劳。我们看见一位日裔的老妇人凭着自己的劳力在店里帮忙收拾桌子,为的就是吃别人吃剩的食物。怀着那满腔的热血,我们用了身上几乎最后的那几欧元,给老妇人买了一个套餐,希望她那一天会有个温饱。

我和曾先生聊着聊着,发现我们每一次的旅途中,都会在麦当劳度上一段时间。那可能是中休的时间,也可能是贪图方便的一餐。无论我们是为了什么踏进每一间麦当劳,而它们给予我们什么样的故事,我们的心里永远都会认为 —— 麦当劳,平反之中的不平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