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嘗試著走出去,你才會發現,世界遠不是你在出生的城市一呆幾十年所看的那樣,你會結識不同的人、聽到各種曲折的故事、交到一輩子的朋友。

› BISHDREAM 英文網站出爐啦~一起來逛逛~
› 加入 BISH 粉絲專頁、 加入 BISH 好康好文分享社團
› Booking.com訂房
› Skyscanner.com 機票比價、購票網

30/5/2017

【瑞士】鐵力士峰全攻略 Mt. Titlis: Travel Tips
【瑞士】自駕須知 Road Trip in Switzerland
5天 瑞士自由行總結 Switzerland: Trip Summary (5 Days)

我說他是很厲害的 decision maker, 這絕對不是恭維他的話。離開纜車廂,下意識地望了周圍,霧氣已盡散,纜車站外的天空蔚藍無比,連綿的雪峰在天際線之間展延著,純淨利落。他滿足地笑了。

「走吧,我們走出戶外吧!」我已經不想再虛耗任何一秒鐘。我們是走了多遠的路,經歷了多少的快樂,也遇上了多少的無奈辛酸才來到這裡?我已無法清楚分析計算。山上的空氣比較稀薄,我們快步走,不一會兒便氣喘吁籲了。 「我們還是規矩點吧,這麼走,我們很快就會掛掉了!」曾先生忘了是誰帶頭走那麼快的。通往戶外懸崖的隧道特別潮濕冰冷,我的腦海裡又開始蹦出那些恐怖電影裡的陰森畫面。這也難怪我啊,我們走過那條隧道的時候,前後都看不著人影,暗長的廊道,甚至連腳下的步伐也激盪出回音。兩個人在那裡幼稚地把一幕幕的恐怖電影上演一番。現在回想起,我希望隧道裡沒有暗藏的監視器。

越靠近隧道出口的地方,空氣越寒冷,陣陣的寒風(是寒風,不是韓風)從耳邊呼嘯而過,感覺耳內的血液瞬間冰凍住了,凍僵了。曾先生主動湊近,把我摟入臂內,再順手把我夾克外套前的拉鍊上好。 「好冷吧?」他把我雙手又搓又呵的。有時候,這樣細微的舉動會讓我覺得:還好沒嫁錯了人。

瞭望台建在懸崖旁。白皚皚的冰雪覆蓋著峰面,陽光沒了白雲濃霧的遮掩,毫不吝嗇地把一束束的光線照射在山峰的每個角落縫隙,白雪的反射,更顯炫目耀眼。稀薄的空氣早已顯得不那麼重要,顯然我們都屏住了呼吸啊!我們架上了墨鏡,望向遼無邊際的雪峰,與湛藍天空相連得那麼乾脆利落,藍白分明,毫不含糊,也毫無繁雜的零碎物質阻擋著視野。後來,我們乾脆把墨鏡摘下來,任由雪白得扎眼的雪地刺痛眼睛,而我們仍樂此不疲。

我們沿著懸崖旁的鐵梯攀上更高的瞭望台。頂層便是號稱全歐洲最高的吊橋 —— Titlis Cliff Walk. 曾經有外國的媒體稱它為最恐怖的橋。橋口有一群不知所措的遊客。我坦誠:我是回到大馬後做資料蒐集才知道這座吊橋的 “恐怖”。站在橋口的當下,我只是在想:這群人在幹什麼呀,既不往前走,也不騰出個空間讓人走?我承認,我不知天高地厚。我當時只覺得鬱悶。終於有個狹小的空間讓我通過時,我也絲毫沒有顧慮,就這麼踏上了吊橋。這不到一米寬的吊橋,一邊是部分冰雪覆蓋的峭壁;另一邊則是一望無際的冰河。居高放眼看去,天際屹立著皚皚的雪山冰峰,我們在壯寬的大雪山里,感受自己渺小得幾乎微不足道。

從吊橋上望向冰川,壯觀!

我們走向吊橋的另一端,然後在雪地上打雪仗!冰凍的冰雪溜過指尖,寒意傳透了全身,然而體內的溫暖卻無法融化掉被捧在手心的雪球。這或許也是人生的縮影吧!冷冰冰的人任由再暖的心怎麼感動,也始終難以融化。心不在了,任由你怎麼呼喊也無法喚回那一點的眷戀。 「走吧,我們去坐那 Ice Flyer!」曾先生總是在玩樂前顯得那麼童心未泯。

Ice Flyer (冰川椅式纜車)需要額外購票,當然也是鐵力士山的重點,這也意味著超。級。多。人。當然,人多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大家都不按秩序地擠著、推著,我們好不容易排到了隊伍前,卻又被莫名其妙的遊客插隊,我們提醒他們排隊,他們還振振有詞地說:「Family, family.」汗顏啊!後來,還是帥氣的工作人員,以自己的軀體擋下了不斷往前推擠的遊客,騰出位子,讓我們先坐上了那椅式纜車。顯然,插隊的人很不服氣,但是他們是為了什麼而不服氣呢?摸不著頭腦耶!

椅式纜車的前方是完全開放的,隨著纜車向前移動,我的鼻尖是沾滿了空氣中的寒冷,不斷地哆哆,脖子也漸漸往領子裡縮著。纜車下的地面盡被白雪覆蓋,三三兩兩的人踏著滑雪板、抓著滑雪杖,看似輕鬆逍遙地左右擺動著身體,滑過那一面雪地,留下身後一道道的雪痕。 「以後,我一定要學會滑雪。」曾先生摩拳擦掌地說著,倒是我冷眼笑看他這突發的念頭。

不過短短幾分鐘,就到達了 Glacier Park。人。滿。為。患。我的興致是消磨了一半。倒是能夠站在雪白群山環繞當中,也不愧是畢生難忘的 moment 了吧?

無論如何,既然來到了,我們還是很阿沙力地玩了其中一個活動。除了遊客依然喜歡插隊以外(就最大問題啊!),其實那些遊戲也蠻不錯的哦!

其實,我們也真的無法多呆一些時間,因為我的布鞋已經快要濕透了!匆匆登上 Ice Flyer, 開始回程的路。凍僵了的腳趾頭和手指,再怎麼看,也值了!

同場加映:

剛回到纜車站,準備下山的時候,濃霧又開始籠罩了整座山峰。我們大呼不可思議!我們也太幸運了吧!

瑞士文章列表
瑞士遊記系列

分享文章 ↓

你可能會喜歡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